思路客 > 都市小說 > 我怎么就火了呢 > 第九章 出發
    日頭上升,夏天上午還不算太熱。

    街道兩邊林立的酒吧都還沒有開門,為數眾多的打印店倒是都開了張。

    看著二層小樓上鎏金的“方沐影視公司”幾個大字,嘴上叼著煙的方別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電影該怎么拍?

    他是真的不知道。

    “怎么了?”

    蘇沐凜走了出來。

    方別沒看她:“這地方租金不便宜吧。”

    二層樓,總共幾百平米的空間。

    更別說里面那高大上的裝修還有一堆紅木黃花梨的家具了。

    “不用錢。”蘇沐凜手指卷著發梢,表情若無其事,“這是我哥以前的辦公場所,我之前跟他說完之后就轉給我了。”

    她要做的也不過是重新去弄了個廣告牌。

    “還有,吸煙有害健康。”

    呵,你以為我會聽你的?

    方別噴出一口煙氣,然后順手在垃圾桶上按滅了煙頭。

    “什么時候去那什么劇組?”

    對這地方的價格他也沒興趣再問了。

    說實話,他其實很不滿意。

    不滿意的原因,是這兒環境太好了。

    明明就是為了拍爛片兒才來的,整這么好干嘛?

    不過劇組還是要去的。

    不是為了那什么片尾曲評選,而是為了去看看人家是怎么拍攝的。

    沒錯,他方別是要拍爛片兒,可前提是你得會拍吧?

    老蘇說了讓他拍爛片不假,但最起碼得把蘇沐凜忽悠住啊。

    要是蘇沐凜知道他其實根本就不會拍電影,那老蘇那邊怎么交代?

    不能夠。

    蘇沐凜倒是不知道他心理活動這么多。

    見他一副沒睡醒的樣子,黑長直姑娘秀眉微蹙:“我知道你不喜歡那種地方,但對方畢竟是大劇組大制作,在業內他們也是很有話語權的。”

    “嗯嗯。”

    見方別十分敷衍,蘇沐凜表情柔和下來:“就當是給我一個面子也不行嗎?”

    “那肯定沒問題。”方別點頭。

    “那你還不去換衣服。”

    “嗯?”方別一愣,“什么衣服?”

    他低頭看了看。

    白色棉T恤,上面還繡著“無敵”兩個大字。

    下身是卡其色修身休閑褲。

    腳踩一雙白色休閑跑鞋。

    如果不看這張平平無奇的臉,這就是個身材修長的帥哥。

    方別沒覺得有什么毛病。

    “換啥?”

    “正裝啊正裝!”蘇沐凜額頭浮起青筋,“正式場合,你就不能穿的正式一點?”

    方別兩手一攤:“我沒正裝啊,我那套西裝又沒帶來。”

    他指的是當初朋友結婚,他當伴郎的時候從某寶花了兩三百買的那套。

    “我給你買的有。”蘇沐凜指指屋里,“二樓西邊兒那間就是你的臥房,我放衣柜里了。”

    “昨天買的?”方別表情狐疑,“你怎么知道我什么碼的?”

    “之前洗衣服的時候看到的。”蘇沐凜眼神游移,“快去換上!”

    跟惱羞成怒的女人不要講道理,哪怕她只有十七歲。

    方別聳聳肩,上樓換衣服去了。

    十分鐘后,方別從里面走了出來。

    蘇沐凜雙眸一亮,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你果然適合這么穿。”

    出現在她面前的,是身穿一套白色修身西裝的方別。

    一米八的身高配上勻稱的身材,他真的挺配這套衣服。

    再加上腳上那雙白色休閑皮鞋,距離蘇沐凜認為的完美就差兩點。

    一點是他那沒怎么收拾的頭發。

    另一點就是他沒打領帶。

    “你領帶呢。”

    皮鞋畢竟不如悠閑跑鞋穿著舒服,再加上這套西裝,真是讓方別渾身難受。

    “夏天穿西裝就已經很過分了,你還要我打領帶?”

    他倒是沒問價格。

    剛才他看了牌子,蒂羅尼的西裝,肯特的皮鞋,還有一條蒂羅尼的領帶。

    蒂羅尼的衣服都是五位數起步。

    這套如此貼合自己的身材,明顯是定制款,價格......他就不問了。

    不過剛才他倒是悄悄上網上搜了下那領帶的價格。

    一千七百五。

    嗯,僅僅只是一條領帶。

    不過這些都不是他不打領帶的理由。

    實際上是因為他根本不會打領帶。

    你要說系紅領巾,他可能還能想起來一點兒。

    當然,他的想法怎么可能瞞得住智慧的黑長直?

    蘇沐凜從他手上接過領帶,然后細心地幫他打理好。

    聞著近在尺咫的淡淡茉莉香氣,方別忍不住揉了揉發癢的鼻子:“洗發水的味道不錯。”

    “看來你是還沒在派出所待夠。”蘇沐凜目不斜視,繼續幫他整理著領帶。

    但那發熱的耳朵已經深深出賣了她。

    整理好之后,蘇沐凜后退兩步,單手撐在頜下微微蹙眉。

    她對自己選擇的搭配十分自信,但總覺得有哪里不協調。

    看了半晌,她雙眸一亮,隨即上前又把方別脖子上的領帶摘掉,然后解開了他里面襯衫的第一顆紐扣讓他微微露出鎖骨。

    “這下就舒服多了。”

    原本西裝領帶白皮鞋的搭配確實很好,但那需要背頭來搭配,甚至可能還需要一個金絲眼鏡。

    那是蘇沐凜理想中方別的樣子。

    不過他現在是碎發,這就不太搭了。

    還是略顯隨意的樣子更適合他。

    想到這里,蘇沐凜手伸進方別西裝左兜掏出里面的利群,然后取出一根塞進他嘴里,接著感覺不對,又上手調整了一下煙的位置。

    這樣看上去,真的很完美。

    方別雖然長得不是那種一眼看上去的帥哥,但他眉毛修長且不顯得稀疏,鼻梁高挺,雙目間距剛剛好。

    怎么說,就是整體看上去很協調,屬于五官端正的那種。

    一般這種男人確實不是一眼就能驚艷到別人的美男子,但打理一下,他就能散發出男人的魅力。

    方別倒是覺得她一個十七歲小姑娘認真的樣子挺有趣:“領帶打上又摘也就算了,你還會主動讓我抽煙?”

    “沒說讓你抽。”蘇沐凜皺了皺眉,爾后掏出手機,“站著別動。”

    她拍了張方別叼著煙眼睛微含笑意的照片,爾后拿掉他嘴里沒點燃的香煙丟進了垃圾桶:“就知道你煙會放在左邊衣服兜里,以后別抽了。”

    “那是不可能的。”

    “一會兒去走個過場,之后可以讓你抽一根緩緩神,不過只能一根。”

    蘇沐凜回頭走向路邊的藍色賓利,保鏢燕雙鷹早就已經坐在駕駛室了。

    “走過場?”方別樂了,“莫非你還要搞什么黑幕?”

    “這不是理所應當的嗎?”蘇沐凜回頭,表情詫異,“我哥是這次的主審,欽定你有什么問題?”

    其實她從來不屑去做這種事情的。

    只不過是因為方別的歌詞加上她作的曲子,她實在懶得去跟其他人一起比較。

    她覺得別人不配。

    更何況,她還有方別給的那首《琵琶行》。

    另一個原因,就是她知道以方別的性格,根本懶得去參與這種場合。

    所以她就帶著方別趕緊走個過場,好讓他回來休息。

    畢竟他在派出所待了一宿,到現在都還沒怎么好好休息過呢。

    方別摸了摸兜里的煙盒,最終還是沒掏出來。

    今天......就先聽她的吧。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