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修煉我靠玩游戲 > 第一百三十章 六階陣法
    經過了一個個通道,碰到了交手的兩個鐵皮人傀儡。

    “這是傀儡?”

    “真武境的傀儡。”

    “傀儡之上布置著是四階陣法與三階陣法,實力并不算強,只是真武境而已。”

    在場幾人除了魚同之外,各個實力不俗,更何況有著李牧、魯經遠的靈風虎在,對付兩個真武境的傀儡,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各位,這兩具傀儡對我的陣法一道修行有著不俗的幫助。所以,我希望得到這兩具傀儡。”周華開口,目光緩緩掃過眾人。

    “既然周華道友開口了,自然沒有問題。”鮑勝笑道。

    “那就歸周華所有吧。”魯芷文道。

    “李牧師弟?”魚同看向了李牧。

    “既然對于周華道友的陣法一道有所幫助,那就歸周華道友所有吧。”李牧道。

    真武境傀儡?

    他在游戲內都有著好幾個,根本就不需要這兩個。

    何況,對于陣法一道的研究,他完全是可以在游戲之中進行著,也不必觀察兩個傀儡的陣法一道。

    “那就這樣吧。”魯經遠淡漠道。

    “多謝了。”周華笑著,如獲至寶地將傀儡給收了起來。

    傀儡,對于陣法師而言十分的重要。

    傀儡是煉器手段與陣法手段的結合物,可真正重要的是陣法手段,而非煉器手段。不同的陣法組合起來,才能夠讓一具傀儡動了起來,神秘非常。

    “繼續吧。”李牧淡淡道。

    眾人繼續向前著。

    很快,來到了第一個密室,有著洞府守護者雕像與各種圖案的密室。

    “這個密室似乎沒有什么東西?”薛興修打量了眼密室。

    “這些圖案是什么意思?”魯芷文觀察著墻壁上的圖案。

    “這一具雕像真是神奇,就像是真的一樣。”木婉兒站在了洞府守護者雕像面前,緊接著偏頭看著李牧,輕輕笑著,“李牧先生,你有發現什么嗎?”

    “沒有發現。”

    李牧淡漠回應了一句,繼續打量著眼前的洞府守護者雕像。

    什么時候,這一具雕像才會動彈?

    聽到李牧的回答,木婉兒眼中光芒一動,不知道在思索著什么。

    “注入一道真元試一試?”

    李牧帶著一絲嘗試,一手按在了雕像之上,一道真元注入其中。

    隨著一道真元的注入,雕像的雙眸陡然睜開,一雙眸子爆發出驚人的光芒。緊接著,一股霸道絕強的氣息洶涌而來,化作無形氣浪席卷四面八方。

    李牧泰然自若,氣浪席卷在他身前,自然而然被分開而來。

    可作為真武境的木婉兒就沒有這么幸運了,直接被雕像的氣息給震飛而去,狠狠撞擊在了墻上,臉色一白,嘴角鮮血流了出來。

    “婉兒,你沒事吧。”

    魚同快速腳步一點,來到了木婉兒身邊。他艱難的抵抗著雕像的氣息,隨時都要將他壓塌了一樣。

    “怎么回事?”

    “發生了什么?”

    眾人紛紛朝著中間那一座守護者雕像看了過去。

    霸道、強絕的氣息讓人驚駭,從守護者雕像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絕對是靈神境巔峰的存在,極為的強大。

    縱然是薛興修面對著守護者雕像,都感覺到一絲凝重。

    魯經遠身邊的靈風虎注視著雕像,身上一股霸道的王者氣息逸散開來,與守護者雕像的氣勢對抗著。

    咔嚓。

    咔嚓嚓。

    雕像上的石層一片片剝落下來,露出了一雙明亮的眸子,白皙嫩滑的皮膚,烏黑柔順的頭發。微微轉動著腦袋,朝著四周看去。

    咔嚓。

    身上的石層剝落的更快了,轉眼的功夫,完全剝落下來。

    吼。

    怒吼之聲震嘯九天,靈風虎猛然一動,化作了一道殘影瞬間撲殺向了守護者。虎爪一抬,猛然一揮,化作了一道凌厲無比的爪風,似要將守護者一爪子撕裂一般。

    守護者瞥了眼靈風虎的動作,身形動作,長劍瞬間出現在手上。長劍一挑,一道無匹劍氣瞬間席卷而出,與爪風狠狠撞擊在了一起。

    嘭。

    兩股能量撞擊在一起,化作了氣浪席卷四面八方。

    守護者震退了一步,再次看向了靈風虎。

    靈風虎也在這股力量之下,被震退開來。一步退后,讓靈風虎仿佛受到了羞辱一般,眼中閃爍著無邊兇煞之氣。

    圣獸白虎,本就是掌控著殺戮、風之力的西方神明。

    靈風虎雖然只是蘊含著一絲圣獸白虎的氣息,也是一種殺性、殺性極強的妖獸,極難馴服。

    一只四級靈風虎,就算是五階馭獸師都難以馴服。因此,魯經遠這個剛剛突破四階馭獸師的年長馭獸師,在突破四階就馴服了靈風虎,這才引起了極為廣泛的關注。

    靈風虎嘴巴一張,咆哮洶涌,化作了一道實質的音波。聲音席卷而出,連地面都一寸寸裂了開來,殺向了守護者。

    守護者長劍轉動,一道道劍氣迸發而出,不斷削弱著靈風虎的力量。緊接著,長劍一挑猛然劃下,爆發出驚人的月華劍氣,仿佛連虛空都可以輕易斬裂一般。

    “我們也動手。”薛興修喊了起來。

    他選擇了出手,一柄有如流水一般的長劍出現手中。長劍一挑,化作了奔騰不息的劍氣洪流,沖擊向守護者。

    守護者體內真元瞬間爆發,一股浩蕩之力席卷四方,暫時抵擋住了薛興修的攻擊。緊接著,身形一晃,分出兩道殘影,紛紛殺向了靈風虎與薛興修。

    守護者的實力很強,絕對是靈神境巔峰,差一步便是可以跨入涅槃境的層次。

    薛興修是青云宗的天才,實力不俗,可是相比于守護者還是差了一些。倒是靈風虎與守護者戰斗的難解難分,作為蘊含著些許圣獸白虎血脈的靈風虎,在同級別之中幾乎是無敵的存在。

    “我們也出手。”周華開口。

    “你們有沒有聽到什么聲音?”魯芷文突然開口。

    “好像是有什么聲音。”魯經遠四周看了眼,旋即看向了密室的大門,“從門口傳進來的。”

    “到底是什么?”魯芷文帶著疑惑。

    鮑勝目光閃爍,不知道在思索著什么。

    “婉兒。”魚同靠近木婉兒。

    “難道?”李牧眉毛一挑。

    得到了長源洞府攻略的李牧,對于長源洞府,也就是遺跡的情況了如指掌。一旦驚動了洞府守護者,便是會引起洞府內大多數傀儡的注意。

    當初李牧是先行擊敗了眾多的傀儡,才與洞府守護者交手的。

    踏踏。

    哐哐。

    大量的傀儡出現在密室大門處,一個個朝著其中瘋狂攻殺而來。

    “是傀儡,好多的傀儡。”魯芷文喊了起來。

    “大家小心一點。”魯經遠大聲道。

    “婉兒,我會保護你的。”魚同站在了木婉兒的面前。

    鮑勝眉頭凝索,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如此多的傀儡,雖然只是真武境,可也不是那么容易對付的。

    “是個機會。”李牧心中一喜。

    赤焰劍出現手中,長劍釋放出灼熱的氣息,化作赤紅劍氣斬殺而出。一劍斬出,頓時有著數名傀儡被摧毀破壞。

    可是這擠進來的傀儡數量眾多,數百個的傀儡,幾乎將整個密室都擠滿了,戰斗混亂成了一片。

    眾人紛紛抵擋著傀儡。

    鮑勝眉頭緊鎖,手中出現一柄戰刀,戰刀兇狠,一道劃過,便是將一個真武境的傀儡給瞬間斬斷成了兩半。

    “這些傀儡是怎么回事?為什么越聚越多了?”鮑勝目光還掃,眼神微微一變,“李牧呢?怎么不見了?”

    “可惡,這個李牧絕對有問題。還有,爹他們怎么還沒有到來?”

    ……

    武庫。

    李牧來到了武庫,一樣是見到了兩個靈神境的武庫護衛,以如今的實力完全是輕松擊敗了兩個武庫護衛,隨后進入武庫之中。

    與當初游戲內武庫護衛是活生生人,這一次見到的武庫護衛與洞府守護者一樣,都是雕像化作人類。

     藏書眾多,與游戲內的幾乎是一樣。

    由于同樣的武道典籍無法貢獻,李牧只好離開,前往了珍寶庫。

    珍寶庫中的武器一樣存在,武道典籍雖然無法貢獻,可是珍寶庫的武器倒是可以貢獻,獲得了三十多萬的大貢獻點。

    至于大殿,李牧并沒有前往。

    游戲內,擊敗長源是有著游戲設定的獎勵。可是,這個遺跡是現實世界的,并沒有游戲活動,未必有著相應獎勵。

    與其如此,倒不如去尋找那一件東西。

    李牧從珍寶庫走出來之后,便是朝著遺跡一個隱秘而沿著下方的通道走去。在地下通道走了許久,百轉千回,并沒有任何的危險。

    一直走著,來到了一扇青銅大門面前。

    青銅門銹跡斑斑,古韻盎然,給人一種極為特殊的感覺。在青銅門上方還有著一個個金屬半球,每一個金屬半球都有著一股特殊力量流轉著。

    陣法。

    一個極為強大的陣法,達到了六階陣法的程度。

    縱然是以李牧洞察陣法之眼都無法破解這個陣法。

    洞察陣法之眼乃是成為一階陣法師得到的能力,能夠洞察五階陣法已經極為了不得了。想要破解更高的陣法,必須李牧在陣法一道上有著足夠的研究才行。

    “提升陣法境界,才能夠破解這個陣法。”

    李牧心中一動,意識進入游戲,進行陣法師的考核。陣法師的考核比起其他考核都有些難度,縱然是李牧都要耗費一些時間。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