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修煉我靠玩游戲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命元丹
    李牧、莫谷生兩人朝著那眉毛濃郁的青年看去。

    “陳師兄,你也來了。”莫谷生一笑,為李牧介紹,“李牧,這是陳相印,陳師兄,他是一名二階煉丹師。”

    “見過陳師兄。”李牧道。

    “李牧師弟,你是幾階煉丹師?”陳相印直接開口問道。

    “陳師兄?”莫谷生一臉無奈。

    “二階煉丹師。”李牧道。

    “二階?”陳相印眼睛一亮,笑了起來,“李牧師弟,我們來進行一場煉丹比試吧。”

    “哈?”李牧一怔。

    “煉丹,只有在不斷地競爭之中才能夠提升的。你我之間進行煉丹,在緊張與興奮之下,可以快速突破,你覺得如何?”陳相印目光爍爍盯著李牧。

    “又來了。”莫谷生苦笑搖頭。

    這種事情發生了不只是一次了。

    當初,莫谷生進入煉丹師公會,成為洪慶弟子的時候,陳相印也是這么做的。事情,就在去年發生的。

    “這個?”李牧有些猶豫。

    “我們之間就來小一點,就賭這個月的五千下品靈石,你覺得如何?”陳相印道。

    “還可以賭靈石的?”李牧迷惑,朝著莫谷生看了眼。

    這個莫谷生,看上去比起陳相印靠譜多了。

    “只要雙方愿意,這些是沒有禁制的。”莫谷生解釋道,“但是,陳師弟你有拒絕的權利。”

    “賭,為什么不賭。”李牧咧嘴一笑,“陳師兄,我們來吧。”

    陳相印見李牧一臉笑意,總覺得自己反而像是被套的白狼一樣。但是,他主要的目的是為了比賽,區區五千下品靈石算什么。多煉制幾爐的二階丹藥,便是可以了。

    莫谷生好奇打量著李牧,少年老成想著:“這個師弟貌似有些本事。”

     雙方約定進行煉丹比賽,賭靈石。

    過程很簡單,定下了約定,然后莫谷生作為見證人,一切便是可以了。

    煉丹的地方,就在后方的竹林之中。

    ……

    竹林幽幽,清風徐徐。

    還未入春,可竹林給人一種春意盎然之感。

    在竹林之中有著三個陣法,乃是引導地火的陣法。

    煉丹師公會以大手段,布置下來驚人的陣法,將地火引入到煉丹師公會之中,并且再度布置陣法,控制著這些地火。

    陳相印大手一揮,一個煉丹爐便是出現在了面前,是一鼎流轉著淡淡月華的煉丹爐,散發著神秘的氣息,屬于上品靈器級別,價值不菲。

    煉丹爐,相對于尋常的靈器而言,價格至少是十倍或者百倍以上。如陳相印手中這鼎流月煉丹爐,絕對是超過了十萬下品靈石。

    “流月煉丹爐。”陳相印解釋道,“師弟,這可是我的寶貝。流月煉丹爐內蘊溫和之力,可以降低煉丹過程中丹藥暴走的可能,使得火焰的操控更加的容易。”

    “煉丹爐?”

    李牧瞥了眼陳相印那流月煉丹爐,想了想,自己似乎沒有煉丹爐。

    他所有的煉丹都是在游戲內進行的,游戲會提供一個最為基礎的煉丹爐使用。何況,好一點的煉丹爐都需要上千大貢獻值,上萬大貢獻值,李牧就沒有購買了。

    “看來還需要弄一鼎煉丹爐來才行。”

    李牧分出一部分意識進入游戲之中購買煉丹爐,很快就找到了一鼎煉丹爐,有些心痛的購買了煉丹爐。

    一鼎泛著淡淡紅光的煉丹爐出現,那是一定赤紅色的煉丹爐,上方有著一個個火焰紋路,神秘非常。還未接引地火,便是有著火焰氣息涌動著,神秘無比。

    “赤炎煉丹爐。”李牧笑了笑,剛買的。

    當然,后面一句話心里說的。

    “真是不錯的煉丹爐。”陳相印目光爍爍盯著赤炎煉丹爐,笑道,“有時間,請你借我煉丹爐試一試?我的煉丹爐也可以借給你玩一玩。”

    李牧:“???”

    這話聽上去似乎有些問題。

    可是陳相印已經接下去說了:“我們兩人煉制的丹藥還是需要一點難度,否則無法分出勝負。嗯,就煉制二階命元丹吧。”

    “命元丹?”李牧想了想,道,“可以。”

    命元丹,在二階丹藥之中屬于極為不凡的丹藥,甚至于可以比擬一般三階丹藥。他的作用就是可以補充損耗的命元,延年益壽,乃是一種神異的丹藥。

    這種丹藥,就算是三階煉丹師一時不差,都可能失敗,更別說是二階煉丹師了,失敗概率極高。

    可是,李牧卻不擔心。

    游戲設定,絕對精品。

    就像是游戲內購買功法,一購買便是讓玩家直接將功法領悟到歸真的層次。

    副職,也是如此。

    一旦成為二階煉丹師,便是掌握了二階煉丹師極限的手段與學識。

    也就是說,以李牧的能力,完全可以輕松煉制命元丹,成功率超過九成,這已經是一個極為驚人的概率了。

    “材料我出,煉制出來的丹藥各自所有。”陳相印大方道。

    “那就多謝陳師兄了。”李牧一笑。

    陳相印一揮手,大量的藥材從儲物戒之中飛了出來,落入了兩人煉丹爐一旁的長桌上,一樣樣藥材分門別類的放著。

    每一個人,都有著三份藥材。

     “開始煉制吧,時間就定一天的時間。”陳相印道。

    命元丹的煉制時間不短,一爐丹藥需要兩個半時辰的時間。可是,未必能夠一爐煉制完成。

    就像是一般煉丹大賽,所定的時間是煉制一爐丹藥的三倍亦或是五倍時間。

     “可以。”李牧贊同道。

    兩人開始煉制命元丹。

    一進入煉丹狀態,陳相印的氣勢渾然一變,認真、專注,眼中只有煉丹爐與命元丹。

    雙手飛快動作,真元操控著藥材,將一樣樣藥材處理完畢,送入煉丹爐之中。

    ……

    莫谷生、夏侯韻兩人則是站在不遠處,觀察著兩人煉丹。

    莫谷生眼角的余光瞥了眼夏侯韻,臉頰微微一紅,同時,帶著幾分疑惑。

    練氣境?

    李牧師弟竟然帶著一個練氣境的丫鬟,真是不可小看。

    而且,這個丫鬟長得真是漂亮,那白兔也是很大的。

    我在想些什么?

    “咳咳。”莫谷生咳嗽兩人,強行讓他的注意力轉移到了煉丹之上,“命元丹?陳師兄則就有些欺負人了。”

    “欺負?”夏侯韻不解。

    “命元丹在二階丹藥之中屬于一種極難煉制的丹藥,縱然是三階煉丹師煉制都有著一定的失敗率,更別說是二階煉丹師了。”

    莫谷生緩緩解釋道。

    “陳師兄的煉丹境界很高,差一步就可以成為三階煉丹師了。對于命元丹這種丹藥也是多次煉制,獲勝的概率很大。在二階煉丹師之中,幾乎無人能夠比得上陳師兄。”

    “所以,我才說欺負人了。李牧師弟屬于二階煉丹師,可二階煉丹師之間也是有所差距的。”

    夏侯韻聞言,眼中掠過一抹隱晦的寒光,但很快消失了。

    “陳師兄的中級煉丹術,云抄十三手。”莫谷生眼神微動,“陳師兄在云抄十三手的領悟十分的高,完全能夠發揮出云抄十三手的玄妙,對于藥材的處理幾近完美的地步。”

    “看樣子,陳師兄對于云抄十三手的領悟越深了。以如今的水準,一爐就可以將命元丹煉制成功了,而且成丹率不低。”

    “那少爺呢?”夏侯韻焦急問道。

    “李牧師弟?”莫谷生轉頭朝著李牧看了過去,眼神突地一閃,驚呼道,“好高明的煉丹術,行云如水,每一樣藥材的處理都達到了精妙的地步。對于火焰的控制,幾乎完美。”

    莫谷生成為見過一名二階煉丹師對于藥材、對于火焰的控制如此的完美。這般手段,他只是在師父洪慶身上見到過。

    可洪慶長老是一名四階煉丹師,李牧才只是二階煉丹師。

    “李牧師弟真的是二階煉丹師?”莫谷生產生了懷疑。

    “那少爺會贏了?”夏侯韻目光爍爍道。

    “也許,煉丹涉及到的因素太多了。在最終成丹結果出來之前,沒有人能夠保證煉制的丹藥一定能成。”莫谷生道。

    “少爺一定會贏的。”夏侯韻沉聲道。

    ……

    兩個時辰過去。

    嘭。

    嘭。

    兩個煉丹爐爐頂打開的聲音幾乎同時出現,一股白霧彌漫開來,伴隨著濃郁的丹藥氣息。

    命元丹的氣味有些奇怪,依照李牧的說法,就像是加多寶的味道。淡淡的甜味、淡淡的藥味。

    一枚枚丹藥轉入了葫蘆之中。

    “李牧師弟?”陳相印轉頭看向了李牧,眼中帶著幾分笑意,“沒想到你也煉制完成了,是我太小看你了。”

    “僥幸而已。”李牧淡淡道。

     “那就讓莫師弟來評價吧。”陳相印道。

    “好。”李牧點頭道。

    兩人將命元丹遞給了莫谷生。

    “十二枚?”

    莫谷生、陳相印看向了李牧的命元丹,微微一怔?

    一般煉丹,一爐十枚丹藥就是極限。可是,大多數情況下成丹率并不高,八九枚丹藥都算是不錯了。

    可李牧竟煉制出十二枚丹藥,超越了十枚丹藥的極限。

    超越極限的事情可以做到,一方面是藥材足夠,一方面是煉丹術足夠高。就像是一名四階煉丹師煉制練氣丹,一爐煉制數十顆輕而易舉,就算是百顆都可以勉強達到。

    再聞一下丹藥,單單呼吸一口就讓人精神振奮,氣血增加,身體得到了慢慢的補充一樣。

    “陳師兄,你輸了。”莫谷生道。

    “我輸了。”陳相印有些不甘,卻也直接承認了,“李牧師弟,你獲勝了,五千顆下品靈石屬于你。”

    陳相印隨手一揮,五千顆下品靈石出現在面前,濃郁的靈氣讓人身心順暢。

    李牧嘴角一咧,露出了一抹笑容。

    五千顆下品靈石啊。

    這可是五千點大貢獻值。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