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修煉我靠玩游戲 > 第三十三章 我是紈绔
    李府大門口。

    李牧雙手叉腰,看著眼前聚集在一起的幾人。

    “李六,人都叫來了?”

    “是的少爺。”李六一臉諂媚走了上來,“周教頭,剛柔境,對于各種武道都有著不俗的簡介;云掌柜,可以鑒別真偽虛假;李七,府中手腳最為勤快的;柳兒,府中長得漂亮中點星做的最好的;馨兒,茶藝最好的一個丫鬟。”

    “李十三和李十四,手腳功夫不錯,都有著臟血境的層次,對付一般人沒有任何問題。這些人,都是依照少爺的吩咐找來的。”

    “嗯,不錯。”李牧點了點頭,“那走吧。”

    說著,李牧率先走去。

    “是,少爺。”李六喊道,“跟著少爺。”

    李牧快步走著。

    在李牧走后不久,李云飛、裴茗兒兩人從門口探出了腦袋。

    “云飛,你說牧兒這是要做什么?”裴茗兒疑惑問道,“難道又和以前一樣了?”

    以往作為一個紈绔的李牧,時常帶著一群李牧的下人,到處為非作歹,調戲良家婦女。

    “應該不會吧。”李云飛盯著李牧的背影,“如果是以前,他不會帶云掌柜去的。”

    “對啊,他要云掌柜做什么?”裴茗兒不解道。

    李府,并非只是李云飛一個人當官的收入,也有著一定的產業。云掌柜,主要就是負責這些掌柜的,最大的武器店,便是由云掌柜負責的。

    “云飛,你要不要派人去看看?”裴茗兒看向李云飛。

    “牧兒已經長大了,這段時日的武道修煉也給了我們驚喜,我們就不要對他管的太嚴,要相信他。”李云飛道,“就讓他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吧。”

    “老爺說的是。”裴茗兒點了點頭。

    兩人相互看了眼對方,緊接著,輕手輕腳地遠遠跟著李牧。

    王都的民眾見到了李云飛、裴茗兒的舉動,都是一臉不解。這李太尉與李夫人,則是要做什么?

    光天化日之下,和做賊一樣。

    ……

    李牧帶領著一群人來到了王朝朱雀路,朱雀路乃是王朝之中極為熱鬧的地方,人來人往絡繹不絕。

    一群人走到了一家兩層茶樓面前,茶樓建筑古典大氣,卻又清靜幽雅,讓人十分的喜歡。

    在熱鬧的朱雀路,顯得有些特立獨行。

    特立獨行,就喜歡這樣額地方。

    李牧招了招手,道:“李六,就這家店了,本少爺今天就先占了。”

    “大少爺。”李六抬起頭看了下店面,臉色微微一變,輕聲提醒道,“這云重茶樓是令狐家的產業,我們不能隨意動手。”

    “令狐家的產業又如何?本少爺喜歡,就給我拿下。”李牧眉毛一挑,“難道說,你李六不想要在李府做事了?”

    “李六沒有這么想?我這就去。”

    李六硬著頭皮,帶著李十三、李十四走進了茶樓。

    過了片刻。

    茶樓的掌柜令狐大沖跟在李六身邊走了出來,看向了李牧,帶著幾分的凝重之色:“李大少爺,不知道你有什么事?”

    “今天云重茶樓暫時停業,我需要借店面一用。”李牧淡淡道。

    “李大少爺,這云重茶樓可是令狐家的產業,并非李府的。李大少爺,你的要求,恕我無法答應。”令狐大沖強硬道。

    其他人懼怕李牧,他令狐大沖可不會。

    令狐家,在大楚王朝也是頂尖的存在,具有著天人境坐鎮的武者勢力。

    “我只是來通知你的,并不是要你答應。”李牧嘴角一咧,“十三、十四,將里面所有人都給我趕出來。周教頭,如果有人抵抗,就給我狠狠揍,只要不死,本少爺都擔著。”

    我是紈绔,我怕誰。

    “是,大少爺。”

    李十三、李十四一臉狗腿樣,走向了云重茶樓。

    “給我滾出去。”

    “今天,這茶樓被我們大少爺給包了。”

    “閑雜人等都給我滾出去,否則就不客氣了。”

    兩人的模樣,完全是標準的惡仆模樣。

    周教頭跟在了身后,作為一名剛柔境的武者,一個小小的云重茶樓,沒有一個人是周教頭的對手。一些茶樓小二想要動手,卻都被周教頭給輕松的扔了出去。

    令狐大沖見到一個個被扔了出來的小二,氣得渾身顫抖,盯著李牧:“李牧,你會后悔的。”

    說著,令狐大沖轉身離開,顯然是要回令狐家了。

    “大少爺,那令狐大沖呢?”李六詢問道。

    “不必管他,我們進去。”李牧淡淡笑著,走了進去。

    李六一行人也都跟了進去。

    ……

    云重茶樓位于朱雀路,屬于極為熱鬧的街道,街上的人流自然很多,一個個都見證了這一場熱鬧。

    “是李家大少爺,他又來了。”

    “李家大少爺不是開始修煉武道,幾乎不出門了嗎?還以為他收斂了心性,沒想到這才多少天又開始了。”

    “他這一次弄得可是云重茶樓,云重茶樓可是令狐家的產業,令狐家肯定不會這么輕易放過李牧大少爺的。”

    “李牧大少爺真是越來越過分了,連令狐家的產業都敢動。”

    “咦?李府二夫人不就是令狐家的嗎?為什么李牧大少爺會動手?還真是奇怪。”

    “等等,有東西拿出來了。”

    “那是什么?”

    “那是真的嗎?”

     ……

    一個轉角的胭脂小攤,攤主瞥了眼躲在自己攤子后面的兩人,一臉無奈。

    “這小子做什么?竟然跑出惹云重茶樓。”李云飛沉聲道。

    “惹云重茶樓有算得了什么?”裴茗兒眼神不善地瞥了眼李云飛,“你是認為我們李家怕了云重茶樓,還是說舍不得對令狐家動手?”

    “夫人,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李云飛慌忙道,“我只是沒想到他會這么做?他這幾日收斂了心性,可沒想到還是動手了。”

    “牧兒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出了問題,我擔著便是。只要他不傷天害理,我都支持他。”裴茗兒堅定道。

    “我知道。”李云飛點了點頭,見到李六走了出來,一臉疑惑,“李六手中拿著的是什么?”

    “等等?那個是?!”李云飛瞪大了雙眼。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