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修煉我靠玩游戲 > 第十八章 太賤了
    兩個時辰過去。

    藥師考核結束。

    一名名參與藥師考核之人從考場之中走了出來。

    陸鳴神情倨傲,挺著胸膛、仰著頭,眼角掃過那些與他一同出來的考生,睥睨鄙夷。和這些渣渣一同考核,真是丟了我陸家二少爺的身份。

    “二哥。”

    “二哥。”

    兩個陸家少年走了上去。

    “二哥,你考得如何?”眼睛狹長的陸家老五問道。

    “通過了,無論是筆試分數,還是配藥分數,都是超過九十。”陸鳴自信一笑。

    “二哥果然厲害。”眼睛橢圓的陸家老六贊嘆道。

    “那么二哥現在就是一名高級藥師了,在整個大楚王朝,高級藥師都沒有多少個。”眼睛狹長的陸家老五笑道。

    陸鳴環掃了一樣四周:“魏胖子呢?”

    “他和李牧離開了。”眼睛橢圓的陸家老六笑道,“二哥,你是沒有看到李牧出來的那張臉,簡直是難看,就像是掉到了糞坑一樣。”

    “對對對,他連話都不敢說了,帶著魏胖子灰溜溜的離開了。”老五笑道,”這一萬兩就這樣浪費了,不愧是李家敗家子。”

    “一個廢物也想要考核藥師,完全是來丟臉的。煉丹師公會就應該禁止這樣的人到來,若是人人都可以參與考核,讓煉丹師公會蒙羞。”陸鳴撇了撇嘴。

    “二哥,名單出來了,我們快過去看看。”陸家老六見到有人出來公布名單,歡呼起來。

    “走,過去看看。”陸鳴走向了公告欄。

    隨著煉丹師公會的工作人員公布名單,一個個參與藥師考核的人紛紛聚攏上去,查看著自己的名單。

    名單分為三部分,分別是初級藥師、中級藥師、高級藥師。

    當見到名單上行出現名字的時候,有人喜極而泣,也有人頹然離開,也有人痛哭流涕。

    “總算是考上了,我也是一名藥師了。”

    “五年了,整整五年,我總算成為中級藥師了。”

    “怎么可能沒有我的名字,一定是哪里出錯了。”

    “落榜了?我這么多年的努力白費了?藥師?難道我一輩子都成不了藥師?”

    ……

    陸鳴三人走到了高級藥師的名單面前。

    高級藥師的考核人數最少,僅僅十人而已,通過人也是最少的。名單上,只顯示兩人。

    “連兩個人?”陸鳴眉毛一挑,“看來還有一個不是蠢貨。”

    當陸鳴看到上面的名字的時候,如遭雷擊,呆住了。

    “二哥?你怎么了?”陸家老六帶著疑惑看著上方名單,也是一愣,“這怎么可能?”

    “這份名單出錯了吧。”陸家老五驚呼起來。

    可是他也知道煉丹師公會是不可能出錯的,這可是極度權威的煉丹師公會,并不是別人的。

    “你們看那高級藥師名單。”有人驚呼起來。

    “有什么好看的,有兩個名額就算是不錯了,有些時候連一個人都沒有。”

    “等一等。”

    “臥槽。”

    “我不會是眼花了吧。”

    “不行不行,最近耳朵有點問題,影響到了視力。”

    “一定是看錯了。”

    眾人盯著高級藥師名單看了一會,安靜、沉默,詭異無比。

    些許之后,爆發除了驚人的聲音。

    “李牧?這個李牧不會就是李家大少爺吧。”

    “怎么可能?那個紈绔子弟真的成為了高級藥師了?還在黃藥師與歐陽藥師手下通過,太厲害了。”

    “他真的是那個李家紈绔嗎?”

    “誰說他是李家紈绔的,李牧大少爺不只是長得俊俏迷人,在藥師之上更是有著得天獨厚的天賦,才是多久就是高級藥師,太不可思議了。”

    “老劉,你剛才說李牧是被黃藥師、歐陽藥師趕出來的。”

    “我說了嗎?我有說嗎?我什么時候說過了?你可別胡亂說,李牧大少爺可是人中之龍,怎么可能會被趕出來。”

    “……”

    “……”

    眾人無語,這個老劉太無恥了。

    陸鳴一臉陰沉,剛成為高級藥師的喜悅一點都不在了。看著排在他上面的名字,像是吃了蒼蠅一樣難受。

    至于兩個弟弟所說的,他是相信的。這一想,這個李牧還真是賤。

    知曉自己考核通過了,竟然還裝作一臉失落的樣子,這種人實在太賤了。

    “二哥。”陸家老六低聲道。

    “我們回去。”陸鳴冷聲道。連一點慶祝的心思都沒有了。

    ……

    一路上李牧都是保持這沉默。

    魏竹方也是大氣不敢喘,身旁引起李牧不開心。

    直到李牧上了馬車,即將離開。

    李牧掀開煉制朝著魏竹方歡快一笑:“魏胖子,告別了,明天見。”

    魏竹方:???

    失心瘋了?

    不就考個高級藥師嗎?那個難度可是大家都知道的。

    等到魏竹方回到了家中,得到了李牧考上了高級藥師的消息,頓時明白李牧小子的打算。

    這小子,竟然連自己都騙。

    ……

    煉丹師公會中。

    黃藥師、歐陽藥師兩人一同來到了一個煉丹房中,煉丹房內有著一鼎火云煉丹爐,淡淡的藥香從其中冒騰而出,彌漫開來。呼吸一口,便是感覺體內氣血增長了不少。

    氣血丹。

    以黃藥師、歐陽藥師的見識,很快就判斷出了所煉制的丹藥。

    氣血丹乃是一種一階丹藥,對于天人境的武者都有著莫大的幫助,可以充足氣血,提升體魄,壯大實力。

    唯有一階煉丹師才能夠煉制出氣血丹。

    而大楚王朝煉丹師公會之中,只有會長溫曲清這名一階煉丹師才能夠煉制出來的丹藥。

    “黃藥師?歐陽藥師?你們來做什么?”

    溫曲清是一個外表四十左右男子的模樣,兩鬢微白,眸子卻極為明亮有神。一襲白色長衣,出塵脫俗,仙風道骨,有些像是修仙之人。

    “我們來和你匯報一件事情。”

    黃藥師與歐陽藥師相互看了眼,黃藥師開口將李牧的情況都說了出來。

    溫曲清眉頭微凝,沉思片刻,道:“你是說李家大少爺李牧通過了高級藥師的考核,而且還得到了滿分。”

    對于李家大少爺李牧溫曲清還是稍稍有些印象,主要印象是來自于李太尉李云飛。作為軍中殺神的李云飛,威震整個大楚王朝,可他的長子卻是一個紈绔子弟,這一點讓人唏噓。

    “這是他所需要的藥材。”黃藥師遞上一份藥材清單。

    溫曲清隨意一掃,眉頭更加凝鎖了:“這些藥材主要是用來煉制氣血丹的丹藥,之上少了狼王內丹而已。難道,這個李牧想要煉制氣血丹?”

    氣血丹乃是一階丹藥,可是要達到一階煉丹師水準才能夠煉制的。

    “我們也是這樣猜測的,所以才交由會長定奪。”黃藥師道。

    溫曲清思索些許,道:“他既然通過了高級藥師的考核,那就有購買這些藥材的權利,將這些藥材都送到李府吧。還有,讓人稍稍查一下李牧的情況。從一個紈绔子弟,即將成為一階煉丹師,或許有著某種特殊緣故。”

    “是。”

    黃藥師、歐陽藥師點了點頭,一同退下。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