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修煉我靠玩游戲 > 第十七章 你們還太年輕了
    試一試?

    歐陽藥師皺了皺眉頭。

    他可是煉丹師公會的高級藥師,且是資歷極深的高級藥師。對于低級藥物,既便是沒有配置過,他只要一眼掃過就可以推算出藥物的作用了。

    不只是他,黃藥師與他的資歷也是如此。

    他們兩人可是被稱為東石西草,一個擅長以礦物藥材煉制藥物,一個擅長于草類藥材煉制藥物,止血散完全是他擅長的地方。

    黃藥師也是黃眉一皺,竟有人質疑他們,這個人還是一個紈绔子弟。

    對于歐陽藥師的判斷,他也是認同的。白蟲加入黃藥,完全是讓止血散失去作用的做法。

    “李牧,你這是在質疑我們?”黃藥師盯著李牧。

    “對,我就是在質疑你們。”李牧毫不客氣道,“你們連止血散都沒有試過,憑什么直接認定失敗。”

    李牧當然不客氣了。

    你知道我成為高級藥師多不容易嗎?我可是花費了十多分鐘完成任務,拿到高級藥師的稱呼,怎么可以這么輕易就不通過。

    何況。成為一名高級藥師可是他加速成為煉丹師的關鍵。

    “好,你想怎么試?”黃藥師語氣中帶著些許的怒意。

    “很簡單,找到一個人放血,然后使用我配置的止血散就行了。”李牧道。

    “找人放血?”

    黃藥師、歐陽藥師相互看了眼,的確,這是最快的辦法。但是,找誰呢?

    刷刷。

    兩人同時看向了捧藥青年,李牧也看了過去。

    道樂枚臉色變化,我只是捧個藥材而已,用不著給我放血吧。

    “放心,我這個藥死不了人。”李牧嘿嘿一笑。

    道樂枚臉色更加難看了。

    死不了人?

    那就是生不如死了。

    我不想捧藥了。

    “過來。”黃藥師道,“放心,就算你死了,煉丹師公會也會厚葬你和供養你家人的。”

    道樂枚面如死灰。

    黃藥師,你這話一點安慰人的效果都沒有啊。

    黃藥師將道樂枚的一只手抬了起來,并指如劍,在他手臂上輕輕一劃,一道一寸長的傷口出現,鮮血從其中流了出來,漸漸滴落在地上,如同水滴一樣。

    滴答。

    滴答。

    要死啦。

    要死啦。

    道樂枚感覺自己血如泉涌,恐怕不超過一個呼吸就要血流成河,他也要變成一具干尸了。

    李牧見到道樂枚一臉慷慨就義的模樣,十分無語。不就試驗個止血散嗎,何必嚇成這個樣子。

    將配置好的止血散取了一些,灑在了道樂枚的傷口上。

    靜靜等待著血液凝固的情況。

    為了防止傷口還沒有到醫院就……呸……為了防止還未涂抹止血散傷口就恢復了,黃藥師才弄出了一個一寸長的傷口,深入血肉。

    僅僅五個呼吸的功夫,傷口血液凝固了。

    黃藥師迅速擦去了道樂枚傷口上的藥粉,傷口還在,只是血液不再冒出。而且,勉強能夠感覺到傷口正在愈合。

    這傷口恢復的也太快了。

    即便是煉丹師公會的止血散,都需要十個呼吸的功夫傷口才會漸漸恢復,要到十五個呼吸后,傷口上的藥粉才能夠去除,停止流血。

    “感覺如何?”黃藥師盯著道樂枚。

    如果使用一些特殊的手段,黃藥師也可以讓人在短時間內之血,甚至于一個呼吸都不用可以之血。但這種手段,只是暫時的,亦或是切斷對方經絡血液運輸。

    “啊?”道樂枚一怔,旋即反應過來,“很舒服,有點暖暖的,還有些癢。”

    暖和癢?

    傷口在恢復。

    這止血散的藥效竟然如此好?

    “為什么?”黃藥師看向李牧,問道。

    李牧清楚對方所問的是什么,笑了笑:“你們只是注意到我加了白蟲,卻沒有注意我加了石屑。”

    “石屑?”

    黃藥師、歐陽藥師一臉迷惑。

    “對,是從乳缽上弄下來的石屑,屬于一種白石屑。這種白石屑與白蟲一同,會加快血液的凝固與傷口的恢復,也不會與黃藥產生沖突,使得止血散的效果更好。”

    白石屑。

    白蟲。

    竟然會有這樣的效果?

    他們兩個完全不知道,或許說這個真的是初級藥師所學的內容?

    “白石屑與白蟲的配合屬于一種偏門的手法,你們不知道也是很正常。”李牧背負雙手,老氣橫秋道,“不過,學海無涯,不能單憑自己所知所學就斷定一些事情不可能,我們要保持好學、保持求知的態度,才能夠有所進步。你們,還太年輕了。”

    太年輕?

    黃藥師、歐陽藥師嘴角抽了抽。

    兩人加起來的年紀都超過了一百五十多歲了,每個人都比你老子都要大,還年輕?

    可是他們的確不知道這個,不如李牧。

    “多謝指點。”

    “多謝指點。”

    黃藥師、歐陽藥師恭敬道。

    “虛心請教、知錯能改,不錯,不錯。”李牧微微頷首。

    給你點顏色就開染坊了?

    黃藥師、歐陽藥師見到李牧一臉裝逼的模樣,恨不得一巴掌呼死他。

    “那我通過了?”李牧問到了正題上。

    “恩,你已經是初級藥師,徽章我會讓人去準備。”黃藥師道。

    “不用了,接下來繼續考核,我要高級藥師徽章。”李牧道。

    ……

    一個時辰很快過去。

    快要到兩個時辰的時候。

    李牧從考場走了出來,一臉頹然。

    “李牧。”魏竹方快步走了上去,見到李牧頹然的模樣,安慰道,“不就考不過嗎?你可以下次再考。”

    “我們走吧。”李牧帶著魏竹方離開。

    兩人很快離開煉丹師公會。

    其余人見狀,紛紛議論。

    “果然考核不通過。”

    “高級藥師的考核可不是那么簡單的,他一個李家紈绔想要通過怎么可能?”

    “老劉,你剛才可是說他人中之龍,一定能夠考上的。”

    “怎么可能?我哪里有說過,紈绔子弟而已。他連兩個時辰都不到,恐怕就考了初級藥師,恐怕是磨磨蹭蹭花費了這么多時間,被黃藥師、歐陽藥師給趕出來的。”

    “有黃藥師、歐陽藥師在,想要通過的確很難。”

    “時間到了,考核的人都出來了。”

    “榜單,應該很快也要貼出來。”

    “快去看看。”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