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女生小說 > 神醫嫡女:帝君,請下嫁! > 第665章 再次審問(四更)


    江羽丞回神。

    身邊的侍衛擔憂的看著他:

    “大公子,您沒事兒吧?”

    從剛才放了那馬車離開,大公子這一路上都是心不在焉,而且一直沒說話,看起來著實有些奇怪。

    難道是大公子的傷勢太嚴重了?

    江羽丞臉上如同覆蓋了一層冰霜。

    “本公子能有什么事兒?繼續找!“

    “是!”

    江羽丞抬頭。

    天上還在不斷地下著雪,整個西陵城都覆蓋了一層厚厚的積雪。

    雪越下越大的話,夏木逃離也就越發的方便了。

    他抬腳快速向前而去。

    ......

    江羽丞花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幾乎將半個西陵城都翻了過來,還是沒能找到夏木,甚至連一絲蹤跡都沒能發現。

    這個人,好像憑空消失了一般。

    當夜幕降臨,江羽丞才回了府。

    不過外面又派出了一批人去搜查。

    書房內,馮山遠將江羽丞身上的傷口重新處理了一遍,又幫他把了脈,臉色沉肅。

    “大公子,您前段時間身體大傷,又用了特殊手段遮掩氣息,對身體的傷害實在是太大了。加上今天這個傷...您如果不好好休養,以后只怕是會落下病根啊!”

    江羽丞閉著眼睛。

    身體有傷,又在外面奔波了一天,讓他的臉色看起來有些蒼白。

    而心中那沉郁悶燥的情緒,也始終盤旋著,無法散去,令他眉頭緊鎖。

    馮山遠看他如此,不由嘆了口氣。

    “老夫并不是在危言聳聽。大公子,您的身體老夫是最清楚的,您真的不能再折騰了,萬一對您以后的修煉有影響...那可是得不償失啊!”

    這句話終于讓江羽丞睜開了眼睛。

    “有這么嚴重?”

    馮山遠認真的點點頭。

    ”所以,這段時間,您少操心些,有什么事兒都盡量交給下面的人去做,自己好好休息...“

    江羽丞煩躁的揮揮手。

    “說的容易。”

    上官婉現在馬上要著手安排那件事情了,甚至之后大婚也會緊接著被提上日程。

    他哪兒有那個時間休息?

    馮山遠剛想再勸,便聽江羽丞道:

    “您先回去吧,我一個人靜一靜。”

    馮山遠心中嘆氣,只得轉身離開。

    走到門口,正好和匆忙歸來的孫琪打了個照面。

    孫琪沖著馮山遠行了一禮,便又快步走了進來。

    馮山遠回頭看了一眼,搖搖頭走了。

    房間內,孫琪走到江羽丞身前,身上頭上還帶著雪。

    “大公子,屬下已經去過夏木的住處,并未找到他。而且...從周圍人的證言來看,他也根本沒有回去過。“

    這個答案早在江羽丞的預料之中。

    夏木做了這等事,怎么會不知道他回去就是一個死?

    “可曾問出他最近有什么異常?”

    “并無。夏木無父無母,又毀了容貌,成了啞巴,就一直獨居。齊大河和他住的很近,二人交情頗深。除此之外,兩人基本上都沒有和太多人有什么往來,這一年多也和普通人一樣,沒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

    江羽丞沉思片刻,問道:

    “今天剩下的那一半人呢?”

    ”已經全部關押在梧桐苑,派了人守著。齊大哥單獨關在一處。“

    孫琪說著,看了他一眼,試探性問道。

    “大公子,您看這些人...怎么處置?”

    ”先將他們關著就是。先將齊大河找來,本公子親自審問。”

    孫琪有些擔心:

    “可是大公子,您今天受了傷,又在外奔波了一條,要不然...明天再審吧?”

    江羽丞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有這個時間啰嗦,不如去將夏木找回來!”

    孫琪再不敢多言,連聲應了。

    ......

    同一時間,六云街,楚府。

    早早被自家主子趕回來的前車夫燕青,正百無聊賴的看著雪,一聲長嘆。

    哎......

    主子的心思現在是越發難以捉摸了,竟然連馬車都要自己來...

    也不知道有沒有接到流玥小姐...

    一道身影悄然無聲的從墻邊落下,快速朝著這邊行來。

    燕青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視線。

    倒是余墨瞧見他嚇了一跳,瞪著眼睛問道:

    “你怎么在這?“

    他左右看了一圈。

    主子好像不在啊...燕青怎么獨自在這待著?

    “主子呢?你沒跟著?“

    燕青冷淡的瞥了他一眼:

    “主子要做什么,自有道理。你管那么多。”

    余墨嘿嘿一笑。

    “我這不是擔心你沒事兒干嗎!?”

    燕青嗤笑,嫌棄的說道:

    “你倒是有事兒干?”

    余墨湊了過去,壓低了聲音,神秘兮兮又滿是得意的說道:

    “我又把那位江四小姐給揍了!”

    燕青有些詫異:”她最近不是一直在江府待著嗎?你不會是進到——“

    “哪兒啊!她今兒出來了!正好給我撞見!你說巧不巧?這既然都遇上了,當然要’表示表示‘!“

    江羽織這段時間一直沒出門,余墨等了兩天,看她老實了,也就放棄了。

    沒成想,就今天出了趟門,就有意外收獲。

    ”上天注定她有此一劫,我也沒辦法呀!“

    余墨說著,活動了一下拳頭,有些可惜:

    “嘖,可惜這次她身邊帶了人,沒打過癮。”

    燕青嘴角抽了抽。

    “你還真打算見她一次打一次?”

    “上次主子那樣你又不是沒瞧見,這都算是好的了!”

    “...也是。”

    “自作孽,不可活罷了!她這么放肆,不就因為有個靠山嗎?說的咱們流玥小姐沒有一樣!以卵擊石罷了!不好好教訓她一次,她以后肯定還會這么做!“

    燕青深以為然。

    忽然,院落大門外傳來馬車的聲音。

    燕青連忙沖了過去,迅速將門打開,余墨緊隨其后。

    一輛馬車,正停在門前。

    一只修長的手,將簾子掀開。

    容修從馬車上下來。

    “主子!”

    卻見容修輕輕頷首,從馬車中將一個人接了下來。

    “見過流玥小姐!”

    燕青二人齊齊喊道。

    楚流玥有些驚訝:

    “余墨,你也在?”

    容修來了西陵有一段時間了,平常都是燕青跟著,卻沒怎么見過余墨。

    她還以為他沒來呢。

    余墨尷尬的撓了撓頭。

    總不能說前段時間沒露面,是因為自己鼻青臉腫沒法見人吧...

    他咳嗽一聲,岔開了話題:

    “主子,流玥小姐,外面天冷,快進去吧——”

    ......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