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說 > 鎮天棺 > 第六百四十章神仙手段
確定了要做扶貧工作之后,小仙女很快就跟當地的扶貧辦取得了聯系,不知道是林白他們主動安排,還是小仙女確實了得,很快就跟扶貧辦達到了意見統一,以及相關的合作。
扶貧辦動用了扶貧資金,給那些貧困戶發去了通告,要他們前來開會,開完會之后會有扶貧資金下發。
聽到有錢拿,那些貧困戶絕大部分都來了,在他們的思維里,反正是國家的錢,不要白不要,你沒要,反倒是便宜了那些人,不就是去開會嘛,都輕車熟路了,去了之后坐好開會,鼓掌叫好,領東西拍照,就是這么簡單。
于是乎,人就這么來了,聚集在一個會議室里,只不過這一次開會的不再是扶貧辦的領導,而是變成了小仙女。
小仙女開會的過程沒有讓我們看,連扶貧辦的人都離開了,不過我們也不在意,想要知道過程還是很簡單的。
“鄭國明,你說,她會怎么樣”
“不知道”
“猜測一下”
“洗腦無非就是那幾種情況,打雞血之類的講話”
“聽你這意思,你很不看好她的行動了”
“劉先生,難不成你覺得她還真能夠改變這些好吃懶做的人嗎,懶惰兩個字已經刻入了他們的骨子里了,多年的扶貧工作早已把他們養成了蛀蟲,要是連他們都能開始勤奮起來,那么太陽都要打西邊出來了”
鄭國明冷笑道,不是他看不起這些人,而是這些人自己不爭氣,扶貧工作已經做了多少年了,貧困戶已經減少了幾千萬,說明扶貧工作是很到位的,可為什么別人能夠脫貧,他們卻不能,那就得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了,好吃懶做還想發財?
“說的有道理,不過你說的只是普通的情況,你忘記這位自稱是什么了嗎”
“我知道,如果她真有這個本事,那么上面也許會停止動作”
“是嗎,飲鴆止渴啊”
我笑了笑,我當然是知道他說的是什么意思了,利用小仙女嘛,先把扶貧工作搞定一下,等到沒油水榨了,再該干嘛就干嘛,可這可難說是養虎為患啊,真到了不能制的時候,那可就遭了。
“劉先生要對我們有信心,一個國家,不會讓一個人推翻”
“沒說她要推翻,算了,跟你說不明白,等著看吧,我這一次的預感不太好,總覺得這一次也許會給她做墊腳石”
“墊腳石?”
鄭國明顫了一聲,有些不明所以,可是我沒有再解釋,等著看結果就行了。
開會的時間不長,也就是一個多小時而已,時間一到,開會的人就出來了,然而讓人側目的事情發生了。
開開心心進去的人,出來之后變得極其的激動,很多人似乎還是痛哭流涕過的,等到人們前呼后擁的把小仙女也迎出來之后,甚至還有人撲倒在小仙女面前,痛哭著數落自己過去的錯事,并且咬牙切齒的表示今后一定要奮發向上,發家致富。
這一切讓扶貧辦以及那些粉絲們目瞪口呆,最后還是在小仙女的提醒之下,扶貧辦的那些人才跟這些人離開,他們要給這些人確定具體的脫貧方法,比如種植經濟作物,養殖一些東西之類的,具體的辦法還需要再商量。
不過這都無關緊要了,他們不缺這種扶貧經驗,只是缺少這些人的配合而已,現在這些人都打了雞血一樣,自然是順其自然的事情了。
“你用了大型幻術,將他們全部催眠了”
“沒錯”
“可是這樣只是治標不治本,幻術終究是假的,一旦醒悟過來,他們依舊是會回歸本性,扶貧辦反倒是要蒙受很大的損失”
我皺眉道,幻術我也會,不過大型幻術不是一般人會的,需要很強大的實力支撐,關鍵是幻術永遠是幻術,不可能是真實的,一旦醒來,他們還是懶漢,反倒是扶貧辦會損失很大的錢財。
“劉道長覺得仙仙就只有這一點本事嗎”
“不知道小仙女用的是什么辦法,可以解決這個弊端,在下愿意洗耳恭聽”
“很簡單,我只不過用幻術激發了他們心中美好的那一面,劉道長要知道,每個人都有向往美好生活的一面,只不過是因為種種原因,無法克服眼前的困難,從而自我墮落而已,我用幻術給予他們信心,再激發他們的羞恥感,雙管齊下,這就成了”
“小仙女還沒說如何徹底解決呢,如果單純是這樣,我也做得到,可是如何保證他們可以堅持很長時間”
“這就是術法水平的高低了,有人使用幻術只能欺騙一時半刻,有人則是三五天,而我的手段,是可以三五個月,三五個月之后,我會再來一趟,如此就可以支撐大半年的時間,這打了雞血一樣的大半年時間,自然是足以讓他們收獲第一批勞動成果了。
有了第一批勞動成果,就會有一批人自愿的改變之前的陋習,如果再強化一兩次,那么強大的習慣力量會讓他們變得勤奮起來,即使是沒有那種奮發上進的心態,也跟普通人差不多了,起碼不至于像現在,偶爾還有真正死豬不怕開水燙的那種人,我也準備放棄了,因為你說過,這個世界上總會有人是窮人的,不是嗎”
“這會是一個可怕的結果”
我冷冷的說道,果然和我的預感一樣,我們給小仙女做墊腳石了,扶貧這一個難關在小仙女這里并不是什么困難的事情,區區一個幻術就足以解決了。
我相信事實會跟小仙女描述的那樣,當半年之后,他們有人看見了自己收獲的第一批勞動成果,就會脫離這個狀態,當有人連續一兩年都跟打了雞血一樣勤勞時,習慣的力量會讓他們變得比現在更加的勤奮,即使是不再打雞血,也會跟普通一樣,至于死豬不怕開水燙的那一小撮,那就是真正被放棄的人。
所以這才是一個可怕的結果,當社會的疑難雜癥都讓小仙女給解決之后,她在很多人的眼里,就不再是裝神弄鬼的神棍了,而是一種有價值的人,會被很多個社會層次的人認可,這就是一種聲望,可怕的聲望。
“很可怕嗎,我這么做也是有局限的”
“你的局限來自于這件事只有你一人能做到,即使是你每天奔波忙碌,你真正能夠照顧到的地方也許只不過是一個縣市的范圍,全國數千縣市,以半年一個周期,你也要數百年才能把所有地方的扶貧工作做一遍,這還沒算后來的貧困人口”
“你說得對,所以我需要幫手,劉道長,你愿意幫助我嗎”
“在下本事低微,還做不到這種事情”
“可是我愿意幫你提升修為,有我在,最多半年,你就可以做到這件事的,這件事在于你愿不愿意”
“我不愿意”
“為什么,難道你不愿意幫助我嗎”
“不是幫你的事情,而是我不愿意幫助他們”
“為什么呢,我想知道理由”
“如果實在是要牽扯一個理由,那么我的回答是自強不息,曾經劉某也窮困過,但我從沒有跟困難低過頭,一直奮斗不息,憑什么我又得救他們,如果他們有自救的行動,還差一把力,在下愿意幫一把,可要我趕鴨子上架,在下做不到”
“劉道長,你,你,這太極端了”
“我知道,不過事實就是這樣,你能救一時,救不了一世,你就算是用此生的時間奔波,真的救得了他們嗎,永遠都有人窮困潦倒的,窮人死了還會有窮人生下來”
“這,劉道長,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讓你突然變得如此絕望”
“什么事情都沒有,只不過是有感而發而已”
我搖搖頭,打死我也不敢把真相說出來啊,真要是跟著小仙女做了這些事情,林白非得以為我叛變了不可,如此收買人心,想找死嗎。
所以臨時想的借口,我根本沒有仔細琢磨,自然是漏洞極多,和之前的一些說法背道而馳了,以后要怎么圓謊話我都不知道了。
“也許是劉道長以前那灰色的記憶吧,劉道長,你還需要走出這段記憶,要不然于大道有礙”
“哎,我知道,可正是這些不好的回憶督促著我不斷的修行,真要是斷了,那我也就失去了前進的動力了,也許只有渡劫時,才能徹底斷絕吧”
“渡劫,那時候恐怕會晚了,你要知道,人妖有別,妖精渡劫,那是天劫,是雷劫,而修道之人的渡劫,嘖嘖,你應該知道的”
“我懂,不過反正沒那么快,不急,我們還是聊一聊幻術吧,我們交流一下”
我趕緊改變話題,不再細聊下去了,這樣聊天會讓我露餡的,還不如聊一聊別的,于是,小仙女跟我聊起了幻術來。
小仙女在幻術上的造詣極高,起碼比我厲害多了,一番交流下來,我還真學到了不少東西。
等到晚上,我跟鄭國明要小仙女今天開會的視頻,他們可是有視頻的,可是鄭國明沒有給我,他告訴我一個可怕的事情,看過那開會視頻的人都已經出事了。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