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海賊之母巢秩序 > 第242章 開始
    成噸堆積如山的船骸還有各種機械的廢品,趴在地上隆起的脊背足足有3米高,像是個小山丘似的貓科兇獸,正不停地齜牙淌出帶血的涎水,兩只鋒利的前爪對著地上一大盆新鮮的生肉撕扯著。

    韋柏和幾個山迪亞人的戰士從廢品堆里挑揀出金屬的物件,正在敲打鍛造著武器裝備,眼神時不時地瞥將過來。

    索隆獨自一人站在廢品堆的頂端,雙手胳臂上吊著一串沉重的鐵塊,呼哧呼哧的來回舉動著,嘴里面默念著數字:“1144,1145,1146……”

    娜美坐在角落里,眼神有些擔憂,她能夠感受到氣氛的壓抑,從空島回來之后,整個船上所有的人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就像是被壓抑到極點的火藥桶被堆聚到一起,隨時都會被點燃爆炸的樣子。

    她看向路飛坐在梅麗號被拆解掉的船骸上的背影,蒼白的月霜灑落下來,將他整個背影勾勒出深沉晦澀的輪廓。

    “弗蘭奇,還需要多久才能將新船改造完成?”路飛看向弗蘭奇,嗓子像是被金屬劃擦過的破爛喉嚨。

    “可能還需要一周。”弗蘭奇張開金屬質地的雙手,詭異的變成一塊巨大的扳鉗,撇頭看了一眼路飛,忽地,補充了一句:“如果沒有意外發生的話!”

    七水之都,是一座由無數的船塢構建而成,每天都有無數來往各地的船只經過,還有海上列車隆隆的駛行,所以,每天也都會有無數的消息和謠言從大海上匯聚向此處,然后再由此隨著海風漂流向世界的每一處海域。

    弗蘭奇能夠嗅到空氣中似乎隱藏著某種令人不安的氣息,有一種強烈的被人窺視的感覺,就仿佛正有一張看不見的大網籠罩向自己,正在慢慢的勒緊網口,讓他有一種“喘不上氣”的感覺,但是,偏偏他卻根本找不到任何的可疑,一切生活都照舊如常,這才是最令他恐懼的,這說明危險恐怕早就已經悄然滲透在他周圍,且已經潛伏了非常長的時間了。

    弗蘭奇抬頭,視線聚焦向矗立在島嶼中心巍峨的建筑,堅固高聳的灰色墻體上面噴繪有“G?C”的字符,那是卡雷拉公司的縮寫。

    卡雷拉公司是全世界最大的造船廠,同樣是市長艾斯巴古(綽號冰山)的府第,而他弗蘭奇和艾斯巴古是有著不為人知的隱秘淵源的。

    “希望只是我的錯覺!”弗蘭奇長嘆一口氣,今晚的月亮好似一抹細牙,淡薄的月霜仿佛隨時都會被寂靜的黑夜所吞噬掉。

    遠處風平浪靜的海面上,隨著海上列車的駛過,又重新陷入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就仿佛是有一頭恐怖的怪獸正張咧開血盆大口,陰森深邃的眼睛正俯瞰著七水之都。

    路飛同樣眺望著漫無邊際的黑暗,眼底藏著一抹深沉的憂慮,他今天從七水之都不小心聽到了一個消息,說是白胡子旗下第二分隊的隊長火拳艾斯,在追捕黑胡子的過程中,戰敗被俘。

    消息只是道聽途說,未必準確,但是空穴來風未必無音,而且……艾斯被黑胡子擊敗的地點,正就是阿拉巴斯坦。

    …………………………………………………………………………………………………………………………………………

    一夜無事。

    第二天的夜晚如約而至。

    夜幕下,一片片森冷的路燈燈光照耀下。

    弗蘭奇徒步慢慢走在街道上,孤寂的影子在地面上拉拽的老長,然后詭異的陷入身后的地面,一張猙獰的利嘴像是拉鏈似的拉開,倒映在地上的影子,就像是一張怪物血盆大口將弗蘭奇的倒影給咬碎。

    “這么早就關門了么?”

    弗蘭奇盯著緊閉的酒吧,眉頭輕蹙,接著猛然轉動腰肢,金屬勾連的右手攥成拳頭,從臂膀中飛射而出對準身后撲來的腦袋砸去。

    “呦呦咦,被發現了嗎?”

    戲謔陰沉的笑聲中,吐沫星子從咧開到耳根處的嘴巴里濺出,令人驚悚的面容陡然變成一張薄紙被拳風吹拂而過

    癟平的腦袋像是一張從花卷里浮出的厲鬼,幾乎只剩下一張橫貫臉頰的嘴巴,拉鏈狀的鋸齒牙口大笑著,躲開弗蘭奇的拳頭,接著猝然膨脹,牙齒咬向弗蘭奇的胳膊。

    瞳孔收縮,背后的汗毛倒豎,弗蘭奇急忙縮回拳頭,金屬收縮的鎖鏈上面黏滿腥臭的口水,一道道令人牙齒發酸的摩擦聲刺入耳膜,金屬拳頭背上有明顯牙齒刮擦過的細紋。

    “呦呦咦,還真是堅硬的拳頭!”

    雄獅偎取嘴中發出怪異的笑聲,腳下卻是點地,身子在地上劃出一串殘影,和身軀明顯不對稱的纖細腿腳踢向弗蘭奇的腦袋。

    空氣中傳出鐵鞭劈甩的巨響,弗蘭奇臉色一變,猛然吼道:“星星盾牌!”

    卻見他手腕和胳膊猛然變形,一張布滿星星花紋的盾牌呈現出來,下一瞬整個人就恍若炮彈一樣朝后面撞去,在地面上拉扯出一道十幾米長的溝壑。

    懶驢打滾一樣從地上爬起來,然后就看見無數的指槍穿透空氣,空氣像是碎裂的鏡子一樣,浮出無數穿透的篩孔,炫目的火花在弗蘭奇魁梧的身軀上飆射擦過,身后的一間房屋墻壁被射穿成稀巴爛,轟然倒塌。

    “你是什么人?為什么要襲擊我?”弗蘭奇咬牙,硬著頭皮看向走過來的男人。

    拐杖似的武器點在大理石鋪砌的地面上,放出鐺鐺的撞擊聲,臉上涂抹滿粉底像是話劇演員似的男人,陰森的戲謔道:“我是雄獅偎取,世界政府旗下諜報機關Cp9的一員,現在要逮捕你,之于理由,你自己難道不清楚么?”

    弗蘭奇臉色劇變,心中的猜測頓時被印證,他齜了下牙齒,“我聽不懂你在說什么?”

    “艾斯巴古以涉嫌危害世界穩定的罪名正在被抓捕,而你作為他隱藏在暗處的師弟,同樣擺脫不了嫌疑。”雄獅偎取的話語令弗蘭奇內心最后的僥幸也淹沒:“你唯一的活路,就是將所知道的一切都合盤托出,你應該知道我們想要什么!”

    “冥王設計的圖紙!”弗蘭奇咬牙,獰聲道:“你在做夢!”

    背后,遠處巍峨的建筑頂端,一團刺目的火光炸響,印有“G?C”字符的墻塊炸開,轟隆隆聲響的砸落向地面,寂靜的黑夜被徹底打碎……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