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說 > 重生網絡大佬 > 第221章 蟄伏的敵人
    也因為鋒銳科技兩條新增的營業渠道,游戲業務在鋒銳科技的總體營業比例已經從80%降到了45%,不過還是占據著近一半的鋒銳收入來源,

    不過李鋒相信隨著相關業務的擴展,鋒銳科技的營收會進一步增加,而比例也會進一步趨于平衡,

    而且隨著中國互聯網的人口紅利增多,幾乎是每年以50%高速增漲,鋒銳科技的營收也會隨著水漲船高,“水大魚大”,只有水大了,才會出現大魚,感恩這個時代!

    而且如果說游戲、廣告是本來就存在的商業的模式,而增值業務就是鋒銳科技獨特的營收模式,也快成了鋒銳科技的重要的收入來源,是鋒銳科技第二塊營收了,剛推出幾個月,就占總營收的30%了,

    這好像就是為鋒銳科技量身定做的,也只有YY和人人網這樣的覆蓋全網絡的產品,才是增值業務迅速發展的溫床,

    而鋒銳增值業務中“鉆石體系”已經有了5個“鉆石”了,紅鉆(YY秀)、黃鉆(人人網)、綠鉆(YY音樂)、藍鉆(YY游戲)、粉鉆(QQ寵物,直接從滕訊那里收購過來了),再加上YY會員,已經有6項增值服務了,

    雖然開通增值業務的用戶比例很少,還不到1/10,也就5%左右,100個人才會有5個人付費,但架不住YY注冊用戶人多啊,就這1億多的用戶中,雖然付費比例只有5%,

    但是也有五百萬的付費用戶,比《奇跡MU》這個最火爆的網游的在線人數都多,如果按一個用戶每月5元錢計算的話,一個月也是兩千五百萬的收入啊,而且一個人也不光買一個啊,基本上每個月能接近1個億的收入,而這幾乎就是純收入啊,幾乎什么成本都沒有,而且這個收費比例還會隨著人們攀比心理而增加,

    這估計也是前世滕訊在增值業務為什么能取得比歐美互聯網公司更大成就的原因,歸根到底還不是中國人口基數大,

    而這其中的“綠鉆”(YY音樂)絕對是鋒銳的創新,鋒銳更是推出了一種基于服務的“場景音樂”,就在當別人訪問你的人人網時,如同客人到訪時,用音樂款待客人是中禮貌,也就是說人們購買音樂的動機,是為了對別人表達情感,

    在就是這個盜版音樂猖獗的時代,音樂公司賠錢,互聯網公司也不賺錢,而鋒銳卻以自己的方式成為了唯一通過正版音樂獲得收入的互聯網公司,這就是鋒銳產品之間形成的生態效應,

    鋒銳的營收大幅度的增漲,不但改善了自己的盈利狀態,而且還讓鋒銳的估值又增加了不少,更重要的是還進一步擴散了自己在中國互聯網的影響力,

    甚至,連被李鋒趕出去的馬華騰、被馬蕓趕出去的周紅衣都羨慕不已,前世這兩個冤家,沒想到現在又一起干起了投行生意,

    好像沒到互聯網大佬辭職后,都會先干一段投行的生意,一方面因為競爭禁止協議,另一方面也是想了解下最新的市場動態,為將來的創業做準備,

    而且這里面還有做得很不少的,比如咱們的雷布斯、蔡文勝,都投資了不少好企業,

    只是不管是馬華騰,還是周紅衣,也積蓄著力量,等待著東山再起,但隨著中國互聯網格局的形成,兩人發現未來能在互聯網從事的領域越來越少了,

    尤其是鋒銳更是幾何倍級的長大,這令馬華騰感到絕望,甚至馬華騰不止一次,不甘心的想到,“難道這輩子,自己就在這樣算了,就沒有一次能戰勝李鋒的機會嗎”,馬華騰不甘心啊!不甘心啊!很不甘心啊!屬于我的東西,我一定要拿回來!

    而周紅衣也是,因為佰度,自己被迫賣身雅虎;又因為阿里,自己被迫離職雅虎,而現在佰度、阿里已經成為了big Brother,已經是中國互聯網有頭有臉的人物了,也不是自己能對抗的了,

    甚至周紅衣也想到,現在唯一能同時對抗的佰度、阿里的,也只有橫跨多領域的鋒銳了,“不行自己直接加入鋒銳,算了”,突然間,周紅衣被自己的想法嚇到了,不過靜下心來,想想也可行,一時間周紅衣陷入了思考……

    而此時剛回來的李鋒,正與唐馨一起在“大山”吃飯,王嘯他們直接被李鋒發配道了西域,正跟著馮曉剛他們拍戲呢,

    聽說兩人都干得不錯,沒想到劉斌還真有演戲的天賦,也出演了個小角色,而王嘯更是被馮曉剛從場務,提撥成為導演助理,

    因為李鋒剛回來,唐馨也知道李鋒累了,兩人就簡單吃了一點就回去了,不過還是李鋒先送唐馨會宿舍,

    只不過在送唐馨會去的路上,唐馨突然對李鋒的問道:“鋒,你為什么在美國呆這么多時間呢?”

    李鋒直接說:“主要是收購幾家公司,時間比較長。”

    唐馨接著問道:“對了,鋒,那你在沒去美國,休學這段時間,你住那里呢?”

    李鋒又直接說道:“我不是跟你說了,我一直在公司住嗎,等你穩定下來,如果你嫌紫玉山莊那邊太大,咱不行在你工作的地方,再買個小的,”

    唐馨還是想前世那樣,目前在燕京電視臺實習,如果真需要,再買套房子又如何,只不過李鋒是個簡單的人,用習慣的東西就不喜歡換了。

    唐馨“哦”了一聲,突然問道:“對了,鋒,你上次去參加央視年度經濟任務頒獎典禮的那套西服,是誰給你買了?”

    李鋒撓了撓頭,說道:“那身西服啊,不就是楊……額,是我讓公司定做的,怎么了?”說到最后,李鋒都有點慌張了,不過也總算圓過去了。

    唐馨深深的看了李鋒一眼,說道:“那正好到我宿舍了,我先回去了,還有最近我這段時間,實習比較忙,你就不要來找我了,等有時間我會給你電話的。”

    說完,唐馨就轉身上樓了,如果仔細看得話,唐馨眼角中還有點淚點。

    其實,唐馨上次也是突然問過李鋒這個問題,當時李鋒回答是“在西單買的”,唐馨再清楚不過了,每當李鋒緊張的時候,總是喜歡撓撓頭。

    李鋒望著遠去的唐馨,也知道唐馨肯定是知道點什么了,但李鋒也突然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

    一個謊言總是需要很多謊言來彌補,但也因此很容易暴露。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