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說 > 重生網絡大佬 > 第166章 放心吧
    聽到李鋒的回答,扎克伯格的眼睛也是一亮,這說明李鋒對Facebook的認定,所以一上來,李鋒就贏得了扎克伯格的好感。

    而這也是扎克伯格第二次從其他人口中,聽到Facebook以后的價值能值十億美金,第一個就是他現在最信任的“創業導師”肖恩.帕克。

    肖恩.帕克是個真正超級黑客天才,16歲時就入侵攻擊了多個政府和軍事基地的網站,但由于一次被父親拔下了電腦的鍵盤線,帕克沒能成功退出網站,從而被FBI追蹤到了,也辛虧他當時只有16歲,因是社區義務勞動。

    肖恩.帕克只比扎克伯格大5歲了,這時,李鋒也發現自己也只比扎克伯格小三天,扎克伯格是1984年5月14日,而李鋒是5月17日,

    再回到帕克這里,雖然他建立過兩家公司,遺憾的是,帕克兩次創業的結局都是被掃地出門,

    以后他還會加入Facebook,出任Facebook的第一任總裁,是他將 Facebook 從一個大學生項目變成了一家真正的公司,而彼得.蒂爾那筆50萬美元的投資,也是他幫扎克伯格談成的,但最終他也還是被扎克伯格掃地出門,

    雖然帕克每次都是被掃地出門,但他先后以聯合創始人的身份創辦了音樂分享網站 Napster(一個免費音樂盜版網站,雖然被告破產,但也打開了潘多拉的盒子,把唱片業送進了墳墓)、在線通訊錄 Plaxo (可以自動讀取你的手機通訊錄,現在幾乎每款社交 App 都有這個功能)和大名鼎鼎的 Facebook,

    對此,帕克自己也很無奈的說過,“我幫助人類改變世界了至少三次,但我永遠是個局外人。”

    而作為多年創業老兵的帕克,現在對Facebook的估值是100萬美金,當他也給過扎克伯格在Facebook的融資建議,

    前期融資在不影響公司發展的時候,融資越晚越好,而且第一次的融資時,一定不要出售太多的股份,那怕估值低點。

    所以,當扎克伯格說的時候,直接把估值翻了一倍,對李鋒說:“Leo,關于Facebook的估值我問過一個硅谷的創業老兵,他對看Facebook的估值是200萬美金,

    在咱們有共同語言上,我可以先拿你的錢,不過我最多只能出讓10%的股份,也就是希望能夠得到20萬美元的投資。”

    對于Facebook的估值,李鋒倒沒什么問題,那怕再翻兩倍又如何,但如果最后只能拿到Facebook的10%股份,那李鋒親自大老遠跑到美國干嘛。

    李鋒看了一眼扎克伯格,開口問說:“馬克,是不是路璐沒跟你說過我的情況啊?”

    扎克伯格說:“你不就是路璐的男友嗎,要不是看著這點,我說不定還不一定拿你的錢。”

    原來如此,怪不得兩人總是說不到一個頻道上.

    這時,路璐才跟李鋒解釋一下,光給扎克伯格說見面談Facebook融資的事,沒具體的說李鋒人人網的情況,事后,路璐又跟李鋒解釋道,其實是路璐忘了,當時光想著能及早看到李鋒了。

    當然,李鋒沒有怪路璐的意思,不說感情,光路璐給李鋒賺的這么多錢,做的已經夠多了。

    于是,李鋒又耐心的說:“馬克,看來我還得介紹我個人的一些情況,怎么跟你說呢……”

    李鋒:“……”李鋒剛想說,但一時間,又不知道如何說起。

    這時,李鋒看著扎克伯格帶著筆記本電腦,就對扎克伯格說:“馬克,我能不能用一用你的電腦,我給你看一樣東西,你就懂了。”

    扎克伯格最討厭別人動自己的筆記本了,不過見李鋒有可能成為自己的投資人,扎克伯格很不情愿的說:“那好吧,最多5分鐘,而且你不能動里面任何一個東西。”

    李鋒見扎克伯格如此不情愿,也急忙說:“放心吧,只是一個網站而已,你就懂了,最多一分鐘。

    對了,馬克,我叫李鋒,你要是覺得‘李鋒’不好發音時,可以叫我的‘李’、‘鋒’都行,那個‘Leo’,我還是有點不大習慣。”

    扎克伯格把筆記本電腦給了李鋒后,也狡黠的說:“好的,Leo。”

    “……”

    對此,李鋒也只能無奈快速打開筆記本,發現上面的確有不少東西,還看到了很多有關“Facebook”的文件,不過李鋒沒什么興趣,編程這個動作自己也不懂,李鋒很快就把“人人網”的網站打開,然后再把筆記本放到扎克伯格的面前,并示意扎克伯格自己看。

    扎克伯格也挺好奇李鋒要給自己看什么網站,不過當扎克伯格看到人人網時,一時震驚了,雖然上面都是中文,但通過基本相關內容,扎克伯格一看就判斷出,這就是自己的“Facebook”,不過是中文版,

    對此,扎克伯格直接對李鋒怒道:“你抄襲我!你為什么要抄襲!你憑什么抄襲我的Facebook!”

    面對一臉怒火的扎克伯格,李鋒淡淡的說道:“馬克,你再好好仔細看看,到底誰是抄襲的。”

    這時,扎克伯格又仔細看了一遍,甚至,他還點開一個仔細看看,就發現這個網站比自己的Facebook完善的多,注冊人數好像也很多,而且這個網站的上線時間也應該是很早了,

    扎克伯格足足操作了十分鐘,才抬起頭,這時他已經失去了剛才那種驕傲的樣子,一口氣快速的問了很多問題,說:“這個網站是你的,叫什么名字?什么時候上線的?現在有多少注冊用戶?”

    李鋒換了個姿勢,微笑說:“我英文不好,你一下子問這么多問題,我都沒反應過來。

    這個網站,叫人人網,就是我去年這個時候構思的,今年元旦上線,我也是從大學生開始推廣的,也是從像你們這邊哈佛大學這樣精英學校推廣了,

    而且我們人人網在中國,現在已經對外全部開放注冊了,不但大學生可以注冊,連高中生、成年人都可以注冊,

    目前我們人人網的注冊用戶已經達到了8000萬人,而且這個數字還在不但的增加,

    未來我們還會增加‘圖片系統’,讓每個用戶都可以隨時上傳圖片,除了正常的上傳圖片外,我們還推出‘相冊系統’,人們可以上傳自己的同學照,或者記錄自己孩子成長的空間……

    還有,我們人人網的第一筆融資是在2003年初,當時是軟銀以1億美元入股20%,而且那怕到現在,也不過經過一次融資,如果你相信,可以上網查查……”

    李鋒一口氣說了很多人人網的內容,而扎克伯格越聽越驚恐,“2003年元旦上線的”、“對外全部開發注冊”、“8000萬人”、“5億美元”……

    李鋒每說一項人人網的內容,就讓扎克伯格多一份恐怖,自己Facebook有的,人人網有了;自己沒有了,人人網也有了,而且很多功能連自己就從來沒想到過,

    以至于,扎克伯格直接顫抖的問:“那你還找我干什么?還是入股嗎?”

    看到這個在美國國會聽證會,泰然自若、侃侃而談的扎克伯格,盡然在自己面前露出了懼怕的變態,就像是個的驚慌失措、擔驚受怕的小媳婦,李鋒感到極大大滿足,而且現在已經很少有事,不管是好事或壞事,能讓李鋒大驚失色了。

    李鋒從容不迫的說:“我大老遠從遙遠的中國飛過來,當然不是簡單的投資,我成為你的合作伙伴,

    而且我剛才就跟你說過‘我有這方面的經驗’,不是說資金的幫助,而是我就創立過人人網,而且現在發展的還不錯,相信能讓你走很多彎路,

    其次,Facebook對我來說沒什么價值,我完全可以用我們現在的人人網直接開發一個英文辦的人人網就行了,而Facebook現在也不過剛從哈佛大學起步,我完全一個月的時間占領其他美國高校,

    而真正讓我看好的是你,馬克.扎克伯格,你是個天才,我相信你有這份潛力,你剛才說Facebook值200萬美金,我完全認同,因為你一個人就值這么多錢。”

    扎克伯格還算有點理智,問道:“那你打算要多少股份?”

    李鋒也爽快的直接給出了自己的答案,說:“還是按你剛才說的200萬美金算,我可以投資40萬美金,我只要40%的股份。”

    “40%!”扎克伯格面色蒼白的說:“40%,股份太多了吧。現在Facebook股份,是我70%,我的另一個宿友埃德華多.薩瓦林占30%,而且這還是第一次融資,后續肯定還需要引入其他投資人的。”

    李鋒對此淡淡的說道:“我剛才說過了,我不是投資人呢,我是你的合作伙伴,我不但能提供資金上支持,還能讓Facebook少走很多彎路,

    我覺得40%不少了,但是萬一我們達不成協議,我會讓路璐在美國別的學校推廣個類似Facebook的網站,說不準到時候你什么都得不到。”

    李鋒的談判法則,永遠是“蘿卜加棒槌”,簡單有效、非常實用,不過好像所有的談判都是這樣,先擺擺好處,不行就再擺擺壞處。

    接著,李鋒又說道:“我來之前讓人調查過Facebook,當然不少路璐,我還聽說,你這個Facebook有不少文克萊沃斯兄弟的創意,而且他們現在還準備在聯邦法院起訴你,有了我加入,這一切都不是事了,因為我的人人網早在2002年就立項了。”

    其實,Facebook是扎克伯格根據自己“課程搭配”、“Facemash”,又借鑒了不少文克萊沃斯兄弟的創意,才創立的Facebook。

    文克萊沃斯兄弟兩人本來是找扎克伯格設計網站的,結果扎克伯格直接剽竊了兩人的創意,自己單干了,所以,Facebook上線后,這對皮劃艇兄弟非常生氣了,不但找哈佛大學的系主任,還準備揚言起訴扎克伯格。

    說起來,文克萊沃斯這對皮劃艇兄弟還真是“高能雙胞胎”,兩個哈佛大學經濟學學生的業務皮劃艇水平,還闖入了08年燕京奧運會的決賽,并獲得了第六名,

    而且兩人還利用從扎克伯格那里弄來的錢購買了比特幣,據說這兄弟倆還曾擁有市場上1%的比特幣,后來兩個人還成立了比特幣交易所,并起了一個很貼切的名字“Gemini”(雙子星),而在那之后,比特幣的價格就像火箭一樣飛速上漲,比他們當初購買的時候高出了100倍!

    而現在文克萊沃斯兄弟只是李鋒“要挾”扎克伯格的一個籌碼,而李鋒見扎克伯格的表情就差最后一步了,決定再加一把手火,對扎克伯格說道:“你剛才說現在Facebook股份,是你70%,你的另一個宿友薩瓦林占30%,那你們有沒有簽訂正式的協議呢?”

    扎克伯格納悶的問:“沒有,怎么了?”

    李鋒笑著說:“那就把這個薩瓦林趕出去吧,你六我四,而且我還保證所有的投票權都歸你,我只需要在董事會要一個席位就行了,Facebook還是由你說了算,而且我還保證在Facebook上市后,將我在Facebook的股份降到至少30%以下,當然投票權還是你的。”

    雖然李鋒一臉笑容,但扎克伯格還是覺得一陣恐怖,顫抖說:“這樣,不好把?”

    李鋒說:“你不是一直好說‘為公司努力多少,公司才能回饋他多少,不能讓其他員工感到不公正’,既然這個薩瓦林除了出了點錢,什么貢獻都沒有,那就讓他出局吧。”

    說完,李鋒就站起來,拍了拍扎克伯格的肩膀說:“我相信你知道怎么做,明天上午十點,我還在這里等著你,今天就到次為止,你可以回去考慮考慮。”

    本來扎克伯格是信心十足來的,走的時候卻有點狼狽。

    看著遠去的扎克伯格,連路璐都有點同情他,誰叫他遇到了李鋒這么個怪胎。

    對此,路璐還好奇的問李鋒:“你覺得他會這么做嗎?”

    李鋒對此肯定的說:“放心吧,他一定會這樣做的,明天我們再來吧,再不走我酒力就上來了,就走不動了。”

    在電影《社交網絡》中,扎克伯格先是在合同中設計,把自己聯合創始人薩瓦林趕走;接著,又把陷害自己的“創業導師”帕克私藏毒品,把帕克趕出公司,

    雖然電影中,關于Facebook的創始過程很多是杜撰夸張過的,但不可否認的是,扎克伯格不但把自己的聯合創始人薩瓦林,還把自己的“創業導師”帕克,趕出Facebook是真實的。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