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說 > 重生網絡大佬 > 第140章 匿名對實名
    雖讓這次外掛事件過去了,但不以為著《奇跡MU》就高枕無憂了,而這只是剛開始,隨后又爆發了幾次,但很快也被鋒銳封殺了。

    最近鋒銳也是諸事不順,不但浩方沒有拿下來,而且連《奇跡MU》也出現了問題,外掛頻出,鋒銳也不得不跟著更新升級,

    也受次影響《奇跡MU》的在線人數也出現了大幅度的下滑,而且一下子下降了10萬在線玩家,從最高在線人數已經從120萬下降到了110萬,下降比例近10%,

    這一方面是外掛的出現,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游戲的周期性,畢竟《奇跡MU》本身只是一款二流游戲,遠不是《魔獸世界》這樣的3A大作,而且現在新上市的網游也越來越多了,玩家也有了更多的選擇。

    即便是這樣,李鋒對外掛容忍程度,還是一律封殺。

    而且李鋒還對龍小天說:“只要是外掛,能封殺趕緊封殺,不能封殺的就馬上升級游戲版本加補丁,現在不是在乎玩家體驗的時候,一旦外掛擴散后,后果不敢設想。”

    龍小天說:“我知道了,李哥,我一定盯著這件事呢。”

    李鋒殺氣騰騰的說:“嗯,不要光從游戲自身上下功夫,還要從玩家身上下功夫,對于那些使用外掛的玩家,再警告兩次后,不行就直接永久封號。”

    過了一會兒,龍小天想了想,才對李鋒說:“李哥,這么做是不是有點過分了,這可都是日常活躍用戶啊,

    一旦大規模封號了,不但影響《奇跡MU》的運營,說不準會直接影響到咱們鋒銳以后的聲譽啊。”

    李鋒想了想,也覺得龍小天說的有道理,封號這件事一旦做了,不但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啊,而且還傷玩家的心啊。

    于是李鋒考慮了一會兒,對龍小天說:“那這樣吧,對于那樣經常使用外掛的重度玩家,兩次警告后,還用外掛,就封殺一天;

    還再使用,再封殺三天;還在用,再封殺一星期;然后是兩個星期、一個月、三個月、半年,只到一年。”

    真要是封一年,那基本上也就是永久封號了,一款游戲也就兩三年高峰期,好一點能達到四五年,連《魔獸世界》史詩級的游戲也過五六年的高峰期,就像美國沒有無期徒刑,直接判你有期徒刑99年,這跟中國的無期徒刑,有什么區別。

    接著,李鋒又對龍小天說:“而且真要是封號前,一定要跟玩家提前說清楚,咱可不要留下把柄啊,

    甚至那怕是真封了,玩家賬號中的金幣、裝備什么的,也是可以通過我們的‘5173’游戲交易平臺進行交易的。”

    如果說外掛還能靠游戲版本升級、外加補丁,那私服的防御就比較麻煩了,完全是獨立于官服的服務器,

    而且因為架設私服的成本非常低,也不過千余元每月,再算上帶寬成本,也不過兩三千,而且像《奇跡MU》這種連源代碼都泄露了得游戲,一些編程高手直接拿過來改改就行了,再簡單不過了。

    就像前世《傳奇》這樣的游戲,各大私服在線人數一度突破30萬,如果算上其他各類游戲私服,至少有數百萬的活躍用戶在其中,這其中蘊含多大的利潤啊。

    斷人財路如殺人父母,李鋒又怎么可能視而不見?

    也幸虧這次私服沒有大規模爆發,還沒有引起玩家的注意,就被鋒銳及時制止了。

    但打擊私服是一項長期的系統工程,不但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還需要持之以恒的公關與宣傳,甚至在絕大多數時間里,企業都要做好長期賠本賺吆喝的打算。

    這最主要也是限于目前法律不完善,使打擊私服存在發現難、取證難、處罰難等問題。

    就像盛達剛開始還采取的是高壓打擊的態勢,甚至還拋出“800萬元懸賞滅私服外掛”的高額懸賞,

    后來也不得不采用私下收購私服公司等方式來進行“招安”,弄了些“綠色服”,通過合法的私服發布平臺和授權的私服,來分得這部分的利益。

    但是李鋒不準備向私服妥協,“難道拿了本屬于我的東西,再分我一點,還要我高唱贊歌嗎”,這跟封建時代的中國贏了戰爭,還和親、再賠上個公主,有什么區別嗎,

    而且李鋒之所以大張旗鼓的打擊私服,一方面是打擊私服囂張氣焰,更多的是為了最后YY的推廣。

    所以,李鋒也對龍小天說:“對于私服,一定要進行威懾力,不要嫌麻煩,只要找到私服的開發者,

    什么都不要管、也別理論、也不要怕花錢,直接先送上一張法律訴訟單再說,到時候會讓程蘭配合你的了,給我狠狠的打,讓他們吃牢飯才說呢,殺雞儆猴,只要堅持到12月YY推出就行了,

    不過看現在這種情況,要真是有其他互聯網公司的專業團隊做外掛、私服,那我們防是防不住了,堅持到12月有點困難了,但不管怎樣,能防多少算多少,到時候看情況再說吧。”

    龍小天保證道:“李哥,我一定會全力而為的。”

    李鋒拍拍龍小天肩膀,說:“我相信你,也一直相信你。”

    “士為知己者死”,龍小天也感動的對李鋒說:“李哥,謝謝你!我不過是職業技校出身,不要說大學了,連專科都不是,如果沒有你,就沒有我龍小天的今天。”

    李鋒淡淡的說:“不要這么說,你能有現在的成績,最重要還是你自身的努力,而我只不過給你提供了一個平臺而已,只要你不嫌我經常罵你就行。”

    這時,李鋒突然想起一件事,就問龍小天說:“對了,小天,與暴雪關于《魔獸世界》的談判,現在怎么樣了?”

    既然《奇跡MU》注定要沒落了,鋒銳也要趕緊找到下一個現金流項目,隨便現在鋒銳其他產品也能賺錢,

    但這些,那能有網游暴利啊,光《奇跡MU》一款游戲營收,就能占鋒銳全部營收的80%以上。

    而且,李鋒也對劉志平說道:“一旦《奇跡MU》完了,鋒銳也要做好‘勒緊褲腰帶’的準備。”

    關于《魔獸世界》的代理,龍小天再清楚不過了,而且跟暴雪的麥克.莫漢正是面談了三次,

    龍小天對李鋒說:“李哥,目前基本上就剩盛達、網易,和我們三家了,不過暴雪的條件特別苛刻,

    先期簽約金300萬美金,后期版權費5130萬美金,這個可以每季度160萬到370萬的形式支付,還有為《魔獸世界》前期開發投資680萬美金和推廣銷售的1300萬美金,

    光這些,我一算下來就有7410萬美金,再還外加22%的利潤提成,而且暴雪還要求必須使用最先進的服務器,包括用戶運營數據都的單獨備份存放,而且我們還沒有修改的權利,更不用說源代碼的事了。”

    說完,龍小天都覺得暴雪太過分了,條件也太扯淡了。

    不虧是暴雪爸爸,那怕是現在的《魔獸世界》還未大火,暴雪就拿出了這么苛刻的代理條件,估計也有狠宰一筆的打算。

    盡管在目前中國網絡游戲市場火爆,但還沒有一個歐美網絡游戲成功的例子,

    像《網絡創世紀》、《魔劍》和《無盡的任務》(EQ)等大型游戲,盡管在歐美火爆一時,卻在華紛紛遭遇滑鐵盧,陷入“叫好不叫座”的尷尬境地,

    因而,同類型的歐美網游《魔獸世界》并不被中國市場看好,何況這款游戲跟EQ略像,有人甚至認為暴雪“借鑒”了EQ,與《魔獸爭霸》融合,搖身一變成了《魔獸世界》。

    但李鋒知道《魔獸世界》未來取得的輝煌成就,而且好像前世九城代理的條件,跟龍小天說的差不多了,時間上也出不多是04年上半年拿下了,05年上半年正式運營了。

    而現在時間是03年8月底了,李鋒也準備在國內互聯網公司沒反應前,能把《魔獸世界》快速的拿下來,也不耽誤與滕訊的競爭,

    當然李鋒也不是傻瓜,條件也不可能給得那么高,那怕最后真是如此,也要從別的方面找出來。

    于是,李鋒對龍小天說:“你近期幫我聯系下暴雪的總裁莫漢,到時候我親自跟他談,盡快拿下《魔獸世界》再說,不能因為這事,影響YY的推廣。”

    龍小天點點頭,說:“好的,李哥,我會盡快聯系了。”

    “嗯,還有別忘了,一定要保護好《奇跡MU》的運營,這也是大局!”

    ******

    “一定要盡快摧毀《奇跡MU》,這關乎我們滕訊的生死!任宇,既然鋒銳也已經做好了游戲升級的準備,再專門開發外掛就已經不管用了,

    最后還是得靠私服,這樣吧,你找幾個可靠人,到香江架設幾個私服。”曾李清嚴肅的對任宇說。

    任宇說:“曾哥,非得要這么做嗎,就沒有其他辦法嗎?”

    曾李清還以為任宇不愿意,有種“英雄”的情節,對任宇說:“這不是沒法的事嗎,再說商場上本身不就是不擇手段嗎,

    你看看微軟的比爾.蓋茨,他的圖形用戶界面系統不也是偷來的嗎,最后還不一樣不影響微軟的偉大嗎!

    如果你不愿意,我就換別人,你也不用為此內疚的。”

    任宇接著說道:“沒有,曾哥,只要為了滕訊的發展,我也是什么都可以做的,只是…只是我沒想到,我們滕訊現在也要使用這種手段了。”

    曾李清拍了拍任宇的肩膀,道:“這不也是沒辦法的事啊,誰叫鋒銳這么厲害來,要不然我們也不會出此下策啊。

    到時候,你去香江,我會找人接待你的,等你架設好私服,記得給我說一聲,

    不瞞你說,到時候我也會親自推廣的,我會通過一些網站的小廣告或某些平臺,甚至還會在QQ上偷偷發布,

    哎,這都是沒辦法的事啊,一切為了滕訊把,你趕緊收拾下把,我還有點重要的事跟pony說,先過去了。”

    等曾李清找到馬華騰的時候,馬華騰也正和張之東談論“QQ空間”的事呢。

    辦公桌上還擺著吃剩下的盒飯,都沒來得及收拾,馬華騰揉揉自己的太陽穴,又在自己的黑眼圈的眼睛上點了兩滴眼藥水,

    有些疲倦對張之東說:“東哥,幸虧你們了,QQ空間大體框架也總算出來了。”

    張之東也盯著兩個黑眼圈,疲倦的說:“大家都一樣,不過也只是把QQ空間的架構弄出來了,

    比起鋒銳的人人網還差不少東西,光這個‘Q吧’又得忙幾天,不過說真的,這個鋒銳也的確厲害,人人網設計的的確厲害,咱們最后還是到底沒什么改動。”

    馬華騰說:“嗯,是很厲害,要不然也不會取得現在的成就,而且我沒想到那個一個小小的社交小游戲‘好友買賣’,既然有如此大的魅力,都快頂得上我們QQ游戲這一個月取得的成績了。

    東哥啊,到時候,咱們推廣QQ空間的時候,也弄上這么幾個小游戲,到時候咱們大家在想想,還有什么好游戲嗎。”

    張之東答道:“嗯,我會的,對了,pony,到時候咱們的QQ空間也實名注冊嗎?”

    馬華騰聽了,沒有說話,只是過來好長會兒,說:“不行,我們還是的匿名注冊,因為我們QQ本身就是匿名注冊的,

    如果我們‘QQ空間’非要實名注冊的話,還得經過一次后天實名注冊,比較麻煩,就不如通過QQ直接登錄,

    我知道,實名注冊用戶價值更高,但我們也不是沒法的事嗎,我是看出來了,他鋒銳不但要消滅我們,還打算要未來,這個李鋒果然天縱奇才,真是下了一盤大棋啊,

    既然鋒銳要未來,而我們只能要現在、要生存,那我們就用匿名對抗實名,先笑道最后再說吧,如果我們贏了,那時在考慮實名也不遲。”

    馬華騰還沒說完,曾李清就推門而入了。

    進來后,曾李清跟兩人打了個招呼,就直接對馬華騰說道:“pony,私服的事我安排好了,讓任宇去。

    還有,融資的事,除了軟銀、高盛,我私下里也聯系過幾個投行,他們對滕訊是融資興趣不大,現在也只能靠MIH了。”

    馬華騰有揉揉了腦袋,說:“資本只會錦上添花,不會雪中送炭的,既然如此,那我明天就南非找庫斯.貝克先生談談,爭取多談下點融資來。”

    曾李清也疲倦的問:“需要我陪你去嗎?”

    馬華騰擺擺手,說:“不用了,現在家里這么多事,還靠你和之東,我一個人去就行。”

    曾李清接著說:“pony,如果再融資20%后,那咱們滕訊就真的由MIH相對控股了!”

    馬華騰說:“相對控股就相對控股,那怕是絕對控股又能怎樣,只要滕訊在,這點代價又算什么呢!”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