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說 > 重生網絡大佬 > 第334章 李鋒的“四縱四橫”
    是我?!

    當得知自己被選中的時候,馬華騰直接愣住了。

    雖然馬華騰剛才說“被選中的是個幸運兒”,只是馬華騰自己并不想當這個幸運兒,因為馬華騰是“偷偷摸摸”來了,并不想引起別人的注意,更不想讓自己的敵人“李鋒”知道自己來了,

    即便是馬華騰也有很多問題想坐下來跟李鋒聊聊,但并不是在這個時候,最好是在打敗鋒銳之后,而且馬華騰還是不想讓李鋒知道自己到來,這就相當于承認自己失敗了,對敵人“俯首稱臣”了!

    只是就在馬華騰愣神的時候,現在的工作人員已經把話筒遞到馬華騰面前了,而且周圍人也都注視著自己,這時馬華騰也覺得自己是躲不過去了,“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于是,馬華騰隨手把旁邊曾李清手中印有鋒銳logo的黑色鴨舌帽帶到自己頭上,然后站起來拿起話筒,又壓低了聲音說道:“你好,李總!真的是天意如此啊,那我就代表大家向你提個問題吧!

    都說你李總格局大、戰略超前,所以我就像問問,你覺得未來互聯網發展是什么?或者說你經常說的移動互聯網又是什么?…

    而且你們鋒銳現在這么強大,我們這些新興創業者未來還有沒有機會呢?或者說你覺得你們鋒銳未來的敵人在哪里?…

    還請李總給我們大家解答一下,謝謝!”

    馬華騰也是一點不客氣,一連串的問了好多問題,甚至還有他上次拜訪盛達時,問的盛天橋那個問題“誰最有可能打敗鋒銳呢?”,讓李鋒自己來回答這個問題,馬華騰覺得還是挺有意思的。

    臺下的很多“吃瓜群眾”一開始還擔心馬華騰提問個“不痛不癢”的問題來,沒想到這個戴帽子戴眼鏡的年輕人還有點本事,問問題的水平很高啊!

    而李鋒也挺詫異的,沒想到隨便選了個還是個牛人,真是“臥虎藏龍”啊,而且一下子冒出來這么多的問題,還不是很好的回答,弄不好還可能出笑話,

    倒是李鋒沒認出馬華騰來,畢竟兩人距離離得太遠了,而且馬華騰帶著帽子,還壓低了聲音。

    反倒是馬華騰一直靜靜站著,眼睛直直的望向李鋒,等待著李鋒的回答,這其實還是李鋒與馬華騰第一次對話,非常簡單的“你問我答”,同時也是馬華騰頭一次距離李鋒這么近,“這么近,又那么遠”,

    最后馬華騰又深深的看了李鋒一眼后,默默對自己說了句,“早晚有一天我會‘光明正大’的站在你面前,而且一定要把你和你的鋒銳打趴下”,這才慢慢地坐了下來。

    當馬華騰提出問題后,現場所有人的注意力又集中到李鋒身上,因為剛才PPT卡殼的事,李鋒也沒法靜下心細想,

    于是,李鋒只能采取個巧法,一邊腦海里飛速的思考,一邊有重新把馬華騰問題歸納總結了一遍,就像公務員面試時,當你思路不清楚的時候,先把剛才的問題換個說法再說一遍。

    李鋒也是說道:“剛才這個朋友看來也是資深的業內從業者,提了這么多專業的好問題,不過我大體總結了一下,無非是兩個方面的內容,一個是未來互聯網是什么樣的?另一個是未來鋒銳怎么辦?”

    馬華騰也沒想過李鋒歸納總結能力這么強,自己這么多問題一下子被李鋒抓住了重點,怪不得都說李鋒看問題準,能一眼找到問題的實質,而現場也是對李鋒報以熱烈的掌聲。

    這時李鋒也已經想得差不多了,就“未來互聯網的發展”這個問題,李鋒前幾天還給燕京劉同信書記說過,只是當時說的比較淺,而現在都是圈內人,必須拿出點整東西,

    于是,李鋒組織了一下語言后,也是輕車熟路的說道:“關于互聯網的未來,這個問題比較大,不過首先我要先明確第一點,就是互聯網的未來,大有可為,甚至超出我們的想象;

    再具體到‘互聯網的未來’這個問題時,其實我以前也思考過、研究過,而且我在我們鋒銳內部也講過,為此我還畫了一張圖,

    因為現場大屏幕的原因,我現在無法描繪,請大家拿出手中的筆和紙簡單的畫一下,一張非常簡單圖,我稍微說一下大家就明白了,

    在紙張的上面,先畫一條橫軸的虛線,上面依次寫上‘通信’、‘信息’、‘娛樂’、‘商務’;然后在紙張的左邊,再畫一條縱軸的虛線,左邊依次寫上‘搜索’、‘社交’、‘無線’、‘物聯網’,畫完大家就等一下就行了。”

    隨著李鋒說著,下面的觀眾除了少數,很多人也是好奇著跟著李鋒畫,大家也都比較好奇李鋒想說什么!

    等到大部分的人都畫完后,李鋒問道:“大家都畫完了嗎?”

    “畫完了!”“畫完了!”“這是什么東西啊?”

    然后李鋒接著說道:“好!上面的部分畫豎線,左邊的畫橫線,把這些線連接起來,就是互聯網20年之內的未來!”

    當人們把所有線劃好后,還是看不懂李鋒什么意思,不就是“四縱四橫”8條線嗎!難道這就是互聯網的未來?這又有什么意思呢?

    倒是馬華騰望著眼前的圖畫,他有點明白但有不是很明白李鋒的意思。

    這時李鋒也是解釋道:“橫向的虛線是網民在互聯網上產生的行為。人們在互聯網上能做什么,可做的事情無外乎四類,從最初的通信、到信息內容的獲取、再到娛樂休閑,最后到電子商務,這就是人們再互聯網上最主要的四個方式,當然在每一個大類里面,很多具體的應用出來,

    而縱向的虛線則是互聯網技術的方向。每5年左右,互聯網就會引領一次技術走向的變革,并逐漸影響這四個領域,從最初的搜索,到現在的社交,未來還會有無線、物聯網……

    而這條線的交點就是重點,表示該公司橫跨的領域多,而強硬的公司產品,就要從這些交叉點去尋找…”

    而李鋒還是怕大家不明白,又舉了幾個例子,比如佰度MP3,是搜索和娛樂的交叉;人人網是社交和內容,以及娛樂的結合;淘寶網是電子商務和搜索的結合……如此等等。

    而牛逼的產品,就是從這些交叉的地方產生的,一個產品能解決上述的交叉點數量越多,也就越強大。

    等李鋒說完,眾人也都恍然大悟了,這的確就是互聯網的未來!

    想想真是有道理,互聯網做產品,解決的是用戶需求,用戶在互聯網的需求是什么,目前就是這四類,

    那么解決用戶需求的話怎么辦,用技術,技術發生變革,解決用戶需求的產品必然發生變革,因此產品從這個交叉點產生,

    其實事情何嘗不是這樣,一個方向是需求,一個方向是技術,只有兩個交叉,才能解決問題。

    怪不得鋒銳這么牛逼,原來李鋒對互聯網的理解已經到了這種地位了,李鋒這張“四縱四橫”的圖,簡直就是未來互聯網從業者的法寶啊!

    此刻馬華騰看著這張圖也突然明白了,為什么鋒銳會進軍社交、滅掉自己的滕訊,只因滕訊處在第二個橫軸“社交”上,擋住了鋒銳前進的路,

    普通人也只會看眼前,而大佬們更多是關注未來,馬華騰也是隨即把眼光從第二條橫軸“社交”轉移到第三條橫軸“無線”上了,望著這第三條橫軸,馬華騰也是若有所思,

    當他發現手中還拿著現場的話筒時,馬華騰也是直接站起來問道:“李總,無線是是不是就是移動互聯網啊,那移動時代什么時候能來啊?”

    馬華騰連續站起來提問好幾次問題,李鋒對他也是印象深刻,也覺得他有點面熟,只是還是沒有認出馬華騰來。

    面對這個問題,李鋒直接拿出了口袋中那臺摩托羅拉的手機,然后說道:“等什么時候,這臺手機真正具有了電腦的功能時,移動互聯網的時代就來了,而且我相信時間不會超過3年時間!”

    “那物聯網呢,那是個什么樣的時代呢?”這個馬華騰還真鍥而不舍啊!

    而李鋒也是簡單說了句,“物聯網就是將整個現實世界數據化,那是個萬物互聯的年代,所有的東西都將數據化,這將是20年以后的事了!”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