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太古龍尊 > 3014.第3014章 你有什么資格?


  只見他一個眼神掃過去,另外兩個綾羅神族的神族,便是飛身沖到袁尊身前,將其攔下!

  袁尊微微鎖眉道:“怎么?”

  “我覺得你們幾人有些可疑,如果還想活著離開,那讓我查查儲物戒指!”

  而當綾羅慶說出這句話之后,袁尊卻是嗤嗤冷笑了起來。

  可疑?查儲物戒指?

  憑什么?

  “真把自己當天了,說什么都得順著你不成!?就連司法使跟禁巡使也不能在大街上巡查這些東西,你有什么資格查我幾人的戒指?”袁尊語氣泛著一絲冷意。

  他知道,這個綾羅慶,肯定也是不想嘲諷別嬌以及他們幾句,便會轉身離開的了。

  但他更是不會乖乖答應綾羅慶的無禮要求!

  袁尊的儲物戒指當中,除了龍魔斬天劍以外,還有劫日龍鳳槍,任誰見了,肯定都是拔不出眼來。

  如果沒的選擇,他也只能舍人為己。

  戰就完了!

  “哼!”綾羅慶嘴角一抽,顯然是對袁尊非常不滿。

  他背過身去,抬手一揮。

  那兩個攔在袁尊幾人面前的神族人,便是心神領會的點了點頭,赫然捏拳,重重打來。

  “這兩個神徒,雖然也是綾羅神族的族人,不過,卻還沒能突破到大神王級別,根本不足為懼!”

  袁尊心中這般想來之際,龍天跟步天兩人便是已經出手了。

  同為神王境,他們兩人經歷過的生死之戰以及整體實力,明顯超過了那兩個綾羅神族的族人。

  在其沒有激發血脈,施展綾羅神體之前,根本不可能跟龍天與步天走過幾個回合!

  而且,知道他們乃是神族之人,自不可能留出時間讓他們施展神體之力了。

  龍天一拳打出,直接便將其中一個神徒轟飛,血氣撲鼻而來,彌漫了整條街道,步天一腳踢在另外一個神徒的神宮位置,只聽啪的一聲碎響,他體內的神息之力宛若倒懸瀑布般沖天而起!

  感應自己帶來的兩個神族人,竟然這么輕易便被重傷,甚至變成了無用的廢人,綾羅慶火冒三丈!

  不過,就在他即將轉身,欲要親自出手時,卻感自己的時間流轉,在一瞬間發生了變化。

  “砰砰砰!”

  綾羅慶反應過來的時候,卻是發現,自己已被封禁在了一眼望不穿邊際的冰晶海洋當中。

  他一咬牙,直接震碎了那些正在侵蝕神體的寒意,體內爆發出一股強大的神息之力,旋即踏空而起,沖入了云霄!

  綾羅慶俯瞰而下,卻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一條冰河,不,準確來說,乃是一片冰的海洋,入眼之處,皆為寒氣,而那袁尊等人,卻是早已不見了蹤影。

  “這是元素之力,至少也得達到崇高級別才能瞬間冰封這么大的范圍,到底,是誰施展出來的神技!?”

  對著周圍感應而去,徹底失去了袁尊等人的神息波動后,綾羅慶這才冷哼一聲,捏緊了拳頭。

  “別以為,這樣就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看來,綾羅嬌也的確找到了稍微有些手段的靠山啊,不管是誰施展出來的神技,都已超過神王境所擁有的力量范疇了,不.....”

  “就算大神王施展出來的神技威力,卻也不過如此罷了。”

  “難道,這幾個家伙當中,有人已經突破大神王了嗎?”

  想到這里的綾羅慶,不禁倒嘶一口涼氣,再掃一眼那把入眼之地全部禁錮起來的冰晶海洋,臉色也是愈發的難看起來。

  想他堂堂綾羅神族三小王之一,也是沒有機緣煉化元素之力,而今竟在他的面前,出現了一位煉化崇高元素的普通神徒,一時間,綾羅慶的心里五味雜陳,難以接受。

  “如果我能得到這種崇高元素以及神技的話...也許.....”想到這里的綾羅延,不禁瞇起雙眼,心里有了額外的想法。

  “如果最后一縷神息消失的方向我沒感應錯的話,應該就是這邊了吧......”綾羅慶掃了一眼側前方,直接便是追了上去!

  回想起來,他被冰封之前究竟發生了什么。

  綾羅慶喃喃道:“應該也是一種神紋奧義,把我的時間截停了約莫一息左右的時間,正是這看似簡短的一息時間,卻為他們施展神技逃走做足了準備。”

  “根據當時的站位來看,距離我最近的應該就是綾羅嬌了...”想到這里的綾羅慶,突然一愣,臉上涌出了一抹驚異之色:“也就是說,那截停時間的神紋奧義,是綾羅嬌施展出來的!?”

  “這個神族廢物,竟在幾十年內,從那凡神境突破神王境,并且掌控住神紋奧義了嗎!?”

  ......

  天際劃過五道流星般的耀芒,速度極快,遠遠超過了一般的神王境。

  “剛才的那種冰封手段,就算老師結合魅兒施展出來的特殊手段?”別嬌羨慕道。

  袁尊點了點頭,道:“五大元素神宮中的水神宮,神宮奧義冰極九玄霄,能把元素之力施展到極致!”

  袁尊能以心法之力,激活五大元素神女宮,并且借助元素之力釋放手段的事情,別嬌早就已經知道了。

  但她仍是非常羨慕,這種能把多種元素之力借來,免去自身煉化元素之力以及煉化多種元素時所出現排斥情況的特殊心法。

  “大哥,為什么要留個尾巴給他?綾羅慶貌似已經對著我們追來了!”步天很是不解的問道。

  他知道,袁尊明明能夠更快的離開那個地方,就算不能,也可收斂神息,帶著他們隱藏在某處,切斷綾羅慶的感應。

  岳雷嘿嘿一笑,道:“步天,在某些方面啊,你可要比盟主差遠了!”

  “綾羅慶,我們是必殺不可,但卻不能在那域中殺了他,需要找個能合適的地方,如果不殺這家伙,他就會順著別嬌這個關鍵點,找到造天境司法閣甚至途洲司法閣去!”

  “盟主之所以留下小尾巴,就是故意讓他感應到我們離去的方向,避免綾羅慶放棄追蹤,轉而去做其它事情。”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