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戰氣凌霄 > 第4977章 尋找血玉
低等修為也有低等修為的好處,比如有的時候大能修士會出于同情而繞他一命。

    鬼見愁和佟闊便是如此。

    若不是他們的修為實在低到沒必要殺他們的地步,陸天羽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他們。

    他固然仁慈,卻并不迂腐,但凡佟闊或者鬼見愁流露出一絲能威脅到他的實力,他就絕對會痛下殺手,他不會拿自己的生命危險,更別說身邊還有樓蘭女王、昆侖在。

    親人、朋友是他的軟肋,他絕對不會讓他們跟著自己冒險的。

    “不過也幸虧這兩個小子,千年夜明砂的下落總算是有了些線索,只是眼下我們要去取一件東西。有了這件東西,我想拿到千年夜明砂的機率會高一些。”陸天羽便把血玉的事跟烏路巴圖大師說了一遍。

    烏路巴圖大師聞言也是一陣無語。

    “真是無知無畏!”半晌,他搖著頭道。

    陸天羽聞言笑了笑道:“走吧,去找那位莫真人!”

    ……

    鬼見愁帶著陸天羽他們來到了莫真人的修煉之地,一座頗有幾分氣勢的府邸。

    當然比起大能修士的府邸來說,面前這座府邸終究是有些寒酸,不過考慮到這里是同福鎮,就釋然了,能擁有這樣府邸的人,在同福鎮的地位必然很高。

    “莫真人是同福鎮上修為最高、實力最強的人!”鬼見愁說道,但馬上他就反應過來道:“當然,比起幾位前輩還是差不少的,幾位前輩是我見過實力修為最強的。”

    他說的也算是實話,陸天羽的實力的確超過了他的想象。

    但陸天羽聽他說的有些不耐煩,沉著臉道:“少廢話,上前叫門!”

    “是是是,我去叫門。”鬼見愁連連答應著,上前去扣門。

    不一會兒,一名老者打開門,掃了門外的鬼見愁一眼有些不耐煩道:“有什么事?”

    “莫真人呢?”鬼見愁陪著笑臉問道。

    “不在。”老者一臉不耐煩,冷漠的回了一句后便準備關門。

    陸天羽見狀眉頭微皺,沖著昆侖示意一眼,昆侖當即便打出一道磅礴戰氣,老者被擊飛,大門也被強力沖開。

    “你們干什么?”老者跌到地上倒是沒受什么傷害,很快就爬起來說道。

    “莫真人呢!”昆侖問道。

    “不是說了嗎?莫真人不在。”老者怒道。

    “去哪兒了?”昆侖繼續追問。

    “我不知道!”老者很是不耐煩。

    昆侖臉色一沉,渾身殺意噴發。

    老者頓時噤若寒蟬,苦著臉道:“我真的不知道莫真人去哪兒了,他前幾天說他外出歷練,讓我留下看家……我就是個下人,怎么可能知道前輩的去向。”

    看的出來他說的是實話,他不過是個普通的下人,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欺騙陸天羽和昆侖他們。

    “那他之前有沒有說過打算去哪兒?”陸天羽問道。

    “這個……”老者有些猶豫。

    “好好想想。”陸天羽掏出幾十塊靈石在老者的面前晃了晃。

    看到這些靈石,老者的眼睛頓時就亮了,仔細想了片刻后道:“我想起來了,半個月前有位天鴻道人來找莫真人,兩人商議著要去樂山圣境歷練……”

    樂山圣境?

    他去那里做什么?

    陸天羽問道。

    “這個我真的不知道,我就是個凡人,莫真人怎么可能把這種事告訴我呢?”老者苦著臉說道。

    看出他說的是實話,陸天羽也不在跟他廢話,把幾十塊靈石拋給他后轉身就走。

    “現在怎么辦?”昆侖問道。

    “去樂山圣境。”陸天羽想了想后說道。

    “可是樂山圣境和極寒之地在相反的方向,我們去樂山圣境的話怕是會耽擱不少時間,而且,主人,我們為什么非要找到那塊血玉?那塊血玉很重要嗎?”昆侖有些不解。

    她知道血玉是屬于蝙蝠一族的,拿到血玉更容易跟蝙蝠一族打交道,但拿不到的話,憑陸天羽他們的實力和修為也是能讓蝙蝠一族拿出千年夜明砂的。

    所以昆侖有些想不通,陸天羽為什么非要拿到那塊血玉。

    “我只是不想強人所難!能拿到那塊血玉,我們或許就能不和蝙蝠一族起沖突了。求人辦事,自然應當誠心一些,我們是修士,又不是土匪。”陸天羽淡淡說道。

    昆侖聞言點了點頭,但心里還是有些不解。

    不明白陸天羽為什么會突然這么“仁慈”,他們是大能修士,所謂強者為尊,他們根本不需要考慮那些弱者會怎么想。

    不過既然陸天羽這么說了,她便也不在多問。

    陸天羽便看向鬼見愁道:“你知道那個所謂的天鴻道人嗎?”

    “聽說過,也是個賞金獵人,不過他的修為比我高多了,所以我們沒什么交際。”鬼見愁說道。

    天鴻道人乃是王者修為的賞金獵人,而他不過區區皇者,的確沒有接觸的可能。

    “那你可知道他們去樂山圣境做什么?應該不會是為了尋找樂山圣境主人的身份吧?”陸天羽瞇著眼問道。

    “當然不會,他們兩個只有王者修為,能進到樂山圣境已經算是榮幸,尋找樂山圣境主人的身份?連想都不用想。”鬼見愁一臉鄙夷。

    樂山圣境在怎么說也是上古大圣的埋骨之地,其內兇險無比,王者修為的修士能進去已經不易,找到墓主人身份的可能性十成十的是沒有。

    尋找墓主人身份的事都是那些圣者之上的大能修士做的,低等修為的修士,去那里無非而就是歷練或者撞撞運氣,看能不能找到像樣的法寶玄兵。

    所以鬼見愁推測,莫真人和天鴻道人去樂山圣境,應該是去歷練的。

    陸天羽聞言點了點頭道:“那好,我們去樂山圣境!”

    “啊?去那里,不要了吧?”鬼見愁一聽就慌了,有些抗拒的說道。

    陸天羽看著他的樣子淡淡一笑道:“難不成你在樂山圣境也有仇家?”

    “前輩說笑了,能去樂山圣境的都是大能修為的修士,我怎么敢招惹那里的人……我只是擔心我的修為,去到那里會有危險。”鬼見愁哭喪著臉。

    他只有區區皇者修為的修士,這個境界根本不足以進到樂山圣境內。

    強行進入,只會被里面充斥著的混亂的神道規則斬殺。

    那里的神道規則可不像奪命谷一樣,雖然混亂,但威力并不大,那里的神道規則威力足以輕松的秒殺了鬼見愁。

    鬼見愁自然不愿意去了。

    “看來你也不是沒有自知之明的人。”昆侖鄙夷了鬼見愁一句。

    鬼見愁一臉尷尬。

    陸天羽則是笑道:“有我們保護你,你大可以放心的去!或許,我們不用進到圣境里面就能找到莫真人和天鴻道人,你不是說了,憑他們兩個的修為和實力,也進不到圣經里面?”

    這倒是。

    這兩人雖然是王者修為修士,但也只能在外圍行走,進不到圣境里面。

    只是鬼見愁還有些猶豫,他怕陸天羽保護不了他。

    “只要你跟著去,先前答應你的靈石和丹藥,我會照常付給你,如何?”陸天羽說道。

    “真的?”鬼見愁眼睛瞬間就亮了。

    他是賞金修士,只要有好處,哪怕搭上性命也是在所不惜的。

    要是陸天羽真的肯給他報酬的話,去一趟樂山圣境也是可以的。

    “這些靈石你先拿著,就當是定金吧!等到那里,我會把剩下的給你。”陸天羽掏出一千塊靈石遞給鬼見愁。

    拿到靈石的鬼見愁當即道:“好,前輩,我就冒死陪著前輩去一趟吧!”

    他說的很是決絕,昆侖看著他更加鄙夷。

    到底還是為了靈石,說的卻那么決然,當真是貪婪之輩。

    陸天羽倒是能理解鬼見愁的,底層修士修行不易,境界自然高不到哪里去。

    大能修士也會有貪婪的時候,只看貪婪的籌碼夠不夠罷了。

    一行人當即離開同福鎮前往樂山圣境。

    樂山圣境離同福鎮的距離并不近,如果依照陸天羽他們幾人的修為和實力,半個月的時間足以能到,但有了鬼見愁在,他們的速度自然慢了許多。

    路上閑來無聊,陸天羽便詢問其鬼見愁有關樂山圣境的事來。

    他是賞金修士,走南闖北,見識廣博,對樂山圣境的了解應該超過茶館的店小二。

    “那是自然,那店小二聽到的全都是我們這些食客嘴里的東西,哪有我們親身經歷的人了解的多。”聞聽到陸天羽的話,鬼見愁很是自豪的說道。

    “你不是說,你很少去樂山圣境嗎?”陸天羽笑著問道。

    鬼見愁頓時面露尷尬之色道:“我雖然少去,但總歸是去過的,而且,我聽來的消息要比那店小二更確切,也更多……前輩知道,我們賞金修士的見識,可不是區區一個店小二能比的。”

    “行了,別廢話了,說樂山圣境……那里被發現了這么多年,就算一直沒有確定墓主人的身份,但多少也應該有所猜測吧?”陸天羽問道。

    億萬年的時間,沒有人發現墓主人的身份他相信,但一點守護和猜測沒有,他不信!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